查看: 90627|回复: 4

[交锋] 学者:保持清醒 不能让“左”再次危害中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16 11: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教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直言:“文革走了,但也可以说还没走。大家都提心吊胆,担心文革会不会回来,因为一有风吹草动,文革好像又回来了。”


今天是中共中央委员会1966年下发《五·一六》通知的第五十周年纪念日,受访学者认为,在中国发动文化大革命50年后的今天,人民群众被鼓动起来制造动乱的条件还是有的,政治领导人必须头脑清醒,不让民粹主义发酵。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教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直言:“文革走了,但也可以说还没走。大家都提心吊胆,担心文革会不会回来,因为一有风吹草动,文革好像又回来了。”

郑教授认为,从历史事件的层面看,今天就算是中国的极左人士,也很少人希望回到亲人、朋友互相批斗的文革年代,不过从广义与抽象层面看,具文革标志意义的毛泽东思想,其所提倡的社会公平等理念,对今天的人们依然具有吸引力。

他指出,中国的贫困阶层依然存在,也确实存在社会不公、贫富差距大、官僚腐败等问题。以这一个月来发生的南京、江苏的高校招生事件、魏则西事件、广州杀医事件为例,都可见“社会怨气特别多,任何一起社会事件发生,一不当心,都可能酿出全国性事件。”

同时,与50年前不同的是,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支持下,社会动乱扩散的速度提高了,“以前贴大字报还需要去(北京)西单墙,现在只需上网就行了。”

郑永年指出,任何国家都有民粹主义,文革可以说是左派挑起民粹主义后酿成的运动。必须注意的是,“中国的民粹主义有深厚的基础,一旦领导人去推动、鼓励或者利用,就很容易被挑起来。”

不过,郑永年也说明,到目前为止中国的领导层是清醒的,他们不会希望看到类似文革的事件重演。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经说中国不犯“颠覆性的错误”,这类错误就包括大跃进和文革。从网络名人任志强最近公开质疑“党媒姓党”,事件后来获得理性处理,可以看出高层的清醒。

习近平称文革“十年浩劫”是“亮底牌”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受访时,也对《联合早报》提到“清醒”两个字。

汪教授回顾说,习近平接任中共总书记以来,第一站考察就是到深圳,把邓小平1992年南巡之路重新走一遍,还找了几名当年曾经接待过邓小平的干部,问他们邓小平说了什么话,说话时什么表情。他说:“这象征意义非常清晰,习近平要走邓小平改革开放的路。”

汪玉凯相信,习近平说要“走自己的道路”,既不走西方的“邪路”,也不走“老路”,这指的就是不走计划经济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老路。今年4月,习近平到安徽走访了具改革标志性意义的小岗村,也再次释放了坚持走改革道路的决心。

此外,习近平今年1月18日对省部级以上高官讲话时把文革称为“十年浩劫”,态度就非常清晰。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在文革50周年前几天的关键时刻公布讲话,是习近平在“进一步亮出底牌”。

不过汪玉凯也观察到,习近平的其他讲话,可能让一些极左人士以为他不想改革。

他说:“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一直有极左的力量,反对改革开放的路线、反对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他们始终如一,没改变过;过去一直受到挤压,最近一两年可能是听到了习近平的一些话,以为有机可乘,以为通过办红歌会宣扬个人崇拜,把习主席抬得高高,自己的观点就可以获得认同。这是不可能的。”

汪玉凯进一步说明,在今年5月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56朵花“红歌”演唱会前后,极左人士也在香港、中国内陆的长沙和西安都办了类似演唱会。“这些演唱会都有回归文革的思潮,是相互呼应的。例如陕西的演唱会名称是‘纪念五一六发表50周年’演唱会,会上公开批判邓小平,说邓把中国变成了修正主义、资本主义,说他让走资派掌握政权,让老百姓吃苦。他们完全把改革开放给否定了,还公开说要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这么赤裸裸地把旗都打出来了。”
这也可见,虽然文革结束已近50年,但当前思想领域的斗争依然非常激烈,尽管中共中央的1981年决议已经彻底否定了文革,但一些思想观念长期存在,肯定文革的思潮为反改革力量提供了理论思想依据。

至于现实中的贫富两级分化,司法不公等问题,汪玉凯主张,这些是改革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应该通过进一步深化为政治体制的改革来解决,而不是从根本上颠覆、否定改革开放的道路。”

他说:“如果否定1981年的历史决议,替四人帮平反,替文革翻案,中国将天下大乱,这几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将完全得而复失。1981年决议的这条底线是不能不守的。”

司马南:中央彻底否定文革的决议需“更新”

不过,1981年的决议是否应该要原封不动的遵守,中国知识界确实存在不同看法。

被认为立场偏左的学者司马南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则表达了希望“更新”1981年决议的倡议。他说:“如果说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那个通知(516通知)是一号文件的话,小平同志主持制定的关于建党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就是二号文件。我们现在需要三号文件。”

司马南认为,文革提供了一个参照系, 这个参照系在文革刚结束的时候被彻底否定,不过随着中国经济的起飞,市场经济和法治带来了贫富差距、贪腐和利益集团等问题,“整个社会失去理想的感召, 越来越世俗化娱乐化堕落化无底线化”。

司马南解释:“文革初衷要解决的那些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人的问题,经过50年的发酵,已经积重难返成了真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文革作为一个参照系,回过头来又不能不让人们重新思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动机,取向与效果。”

他强调,文革后,精英阶层垄断了话语权,但老百姓却希望从自己切身的经验当中去理解文革究竟是什么。“文革当然有很多不好,今天的社会也有很多不好, 老百姓需要的是把两个好结合到一块儿,把两个不好都去掉。”

另一方面,在文革发动五十周年的关键时间点,中国官方至今并没有公布将举行任何纪念活动,而中国媒体上关于文革的讨论也相当稀少。此前,一些作家呼吁建立文革纪念馆的呼声也始终石沉大海,在现实矛盾依然突出,思想界左右拉锯明显的现实中,中国官方与中国社会,可能也尚未有条件去冷静、理性地讨论与分析文革,其深刻原因以及对中国社会的影响。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鸣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提出了反思文革面对的难题。他说:“必须先有真相,后有反思。如果连真相都没有,各说各的话,那就反思不了。”

汪玉凯则认为,中国迫切需要对文革进行深刻反思。“官方越静若寒蝉,结果会越来越危险,因为年轻人对历史一无所知,以致极左思潮现在能有市场。”汪玉凯也说明,反思文革不是要“抹黑”中共的执政,执政者越能承认执政的错误,越能受到老百姓的拥戴。这样才能轻装上阵,更好地为国家治理发力。

郑永年受访时坦言,现在反思文革“还很难”。他解释说,首先文革后生长的年轻人,生活经历与文革时期的人差距太大,其次,“文革对大部分人还是活着的历史,不是真的历史,活着的历史很难给它下定论。”

在这个问题上,司马南的看法则是:现在已经有足够正反两面的实践经验,让人们重新反思文革,但现在距离文革年代还是太近,“若干利益相关人”和他们的家族影响力还存在,他们不会允许重新反思文革。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发表于 2016-8-10 14: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实质还是指官僚权贵居然被小民打到,简直是荒唐!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2-4 11: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目前需要理性地对待十年文革,不争论,不瞎折腾,一心一意搞好建设,为实现两个百年梦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撸起袖子加油干!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7 17:5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