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0534|回复: 1

山东沂水革命先烈后代遭受酷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9 14: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image002.jpg

            图一:谁能为我们伸冤?

尊敬的中央纪委监察部领导你们好:
     我叫范汝民,今年50岁,山东省沂水县夏蔚镇麦坡村残疾人,也是革命烈士的后人。今天,仅剩半条命的我,向中央、山东省各级领导、首长呼喊求助,再次举报控告沂水县委县政府、镇委镇政府和司法机关的在我们身上所干的一件件、一桩桩坏事。我始终弄不明白,人民政府为什么欺压人民?为什么平民老百姓在沂水县连条活路也没有?更重要的是,我们这样向各级举报诉苦,从上到下竟然连个说理的地方也没有、即使死掉也是冤死鬼!难道老百姓活着也有罪吗?
我三伯父范京柱解放前参加革命入伍,枪林弹雨出生入死,是山东父老的光荣和骄傲。1949年,他在解放上海的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成为我村的“七英烈”之一。之后,当时的政府为范京柱等7位沂水籍革命先烈立碑树撰,要求世世代代祭奠怀念和学习,吃水不忘挖井人。直到改革开放之前,各级党组织、政府每年都进行清明扫墓和缅怀纪念活动,历届的县委。书。记也亲自到场。我们作为革命先烈后人、光荣之家受到了全社会应有的的尊重和帮助,感到无比的自豪和骄傲。我们遵纪守法、爱党爱国、邻里和睦,争当劳动模范,向革命先烈那样做事做人做奉献。虽然家中日子过的不算富裕,但平安祥和、其乐融融。
    但后来,一连串的不幸和灾难,如下雪片一片降临到我们这个老少三代的幸福家庭。
    1978年改革开放、实行联产到户承包后之后,我三伯父范京柱等先烈的公墓也从此在各级党委政府领导的眼皮底下消失,不再提起,更没有祭奠活动,一切向钱看,有钱就是爹,有权就是绝对的真理。在实行土地转包后,我三叔范京柱的烈士碑被村民毁坏平掉,每年清明我们无法祭奠怀念。我们曾向上级政府部门反映,但没人理睬。
特别在2013年,县委县政府在组织民政部门在统一颁发烈士纪念碑时,却没有我三伯范京柱的名字。我们以为被工作人员疏忽漏掉了,便找他们查询,但对方置之不理。
后来,镇委书,记叫我们去北京去找,称山东省上下没有人管这扯淡事。在2013年3月29日,因为我身体打工造成残疾、行动不便,我的妻子张宗英代表全家到北京。第二天下午,被管区的书,记接回送进了夏蔚镇派出所关押。民警编造了子乌虚有的假口供,将她送进了县拘留所。
在我妻子张宗英被非法关押十天的十天里,受县委一号领导的密令指示,夏蔚镇领导人滥用职权,指派20多人进驻沂水县拘留所,分三组人员进行监控审讯和侮辱。其中一组人员为吴玉华、刘培喜、周文华(女),轮番对我妻子施以酷刑,学着当年小日本的样子,把我妻子用手铐反铐上提、夹在铁椅上,卡主她的双手双脚,三天三夜不让合眼。只要是一闭眼睛,就用木条抽打耳朵,往她的嘴里灌辣椒水、灌辣椒油,用强灯光刺激她的双眼,多次被他们折磨的晕死过去,连续8天水米未进。
每天,这人员先后用同样的手段大刑伺候和人身摧残我的妻子。更加难以令人启齿的是,他们还趁管教民警不在场时,撕扯她的裤子,侮辱她的……..作出各种低级下流的禽兽动作,我妻子不服,他们就猛抽嘴巴子,并大骂:“老子就是流氓土匪,当年就是这么起家的,今天就这么整治你、整死你们!你必须承认自己是法,轮,功,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是!”他们每天都将折磨我妻子的情况向县委主要领导汇报庆功,受到赞许肯定。
我妻子张宗英遭非法关押10天后,他们仍然不让出来,必须把她穿的衣服换下来,并换上他们给买的新衣服,不换衣服就不让出拘留所。这伙人把张宗英过堂用刑时那套腥臭的血衣抢走彻底清洗干净,才送还我们,以此毁灭他们所犯下的罪证。
在县委主要领导的指使下,县电视台为我妻子张宗英编排录制了《打击违法越级上,访、争做学法守法好公民、弘扬主旋律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提升社会正能量》专题教育片,在全县范围内连续播放一星期,极力地栽赃和诬陷丑化受害人,并播出我妻子在狱中遭非法关押遭罪的画面,删除掉了她拼死抗议和呐喊求救的所有画面。村里的父老乡亲们坐在电视机旁哭成一片,有的家庭甚至关闭大门,担心哭声引来政府的人而牵连自己头上。县委一号领导还将镇压迫害无辜冤民的罪恶行为隐瞒歪曲,花大价钱买名声,请官方新闻媒体“万名干部联系群众”正面吹嘘报道,一直造假吹牛欺骗到中,组部、中,宣部,被当成了全国县级党组织走群众路线的样板典范,开展交流学习,把中,央领导骗的晕头转向,轻信了他们的连篇鬼话、成了天大的笑话。
在我妻子回到家中的第二天,县委主要领导在听取县政法委、各级党委政府汇报后,继续指派原班人马20多人、连续守候在我的家门口长达61天,不让我们出门,晚上锁住我家大门。他们在我家门外支帐篷,就像搞野营拉练的阵势。甚至有两个党员干部抱着铺盖卷强行闯进我的房间,被我们推了出去。我气愤地说:“这是人居住的地方,俺家不招咬人吃人的野狗豺狼!!”
后来我才得知,当时中,央巡视组正在省城济南接访办案、搞回访巡视,县委主要领导担心我夫妇去告发他们,下死命令“死守硬看、决不许一个上,访人走出家门”,甚至,必要时可采取一切“镇压处决手段”,以确保本县繁荣祥和、社会稳定的大好局面。
image004.jpg
图二:这样的登记表不起任何作用

不仅这样,受县委主要领导指使,我们镇政府还私自违法编造拟制了终止上,访《协议书》,引诱逼迫我们签名按手印。甚至,他们在《关于麦坡村范汝民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中歪曲事实,编造谎言,故意绕过对我妻子张宗英非法关押酷刑迫害的问题,自吹自擂、请功邀赏,遭到我们驳斥拒绝后仍不死心,跑到县委请教主要领导出坏点子、馊主意,继续整治我们!
前几年,我本人因打工导致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而造成家庭生活困难,欠下村里一千多块钱(三提五统),因为交不起这笔钱,镇政府的党员干部们便将我妻子张宗英关在村委办公室,关上门拳打脚踢,抓住她的头发往墙壁上撞,对其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非法侵害。
第二天深夜,这伙人又闯入我的岳母家、对年迈的老人一顿毒打,从此,老人家一病不起,含恨离世。后来,因为村里欠我家的土地不给,镇里不给解决。我的妻子张宗英到济南上,访,被镇政府非法关押8次,最长每次关押15天。从2012年底到2014年3月被放回家,夏蔚镇政府人员每天24小时蹲守在我家门口不让出门,并派出多组人员到我亲戚家中捣乱骚扰。因为我的妻子张宗英遭到政府监视居住一年的非法管制措施,我只得拖着残疾的身体,吃力地拄双拐上,访告状。有人劝我说:“小心县领导把你押回去杀掉灭口。”我再三想过,不管我还能走多久、活多长,也不放过维权控告的任何一个机会,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九泉之下的三伯呀,你快睁眼看看吧,你和无数个革命先烈用生命换来的新中国沂水县已经乌烟瘴气、民不聊生了,这些坏蛋畜生们到底是从哪里投胎转世而来的?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欺压祸害老百姓?党中,央的反,腐,败、拍苍,蝇,为什么喊了几年至今不见动手,究竟是谁在讲瞎话欺骗党中,央?中,央领导们,难道你们就真的不要普天下受苦大众了吗?你们的属地解决督办批复,实际上是在加剧了党群干群关系的紧张及社会矛盾、甚至仇恨,让流,氓坏,蛋们去解决自己的问题,你们的动机和指导思想本身就是不想解决问题,更不想为中国的平民百姓主持公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只能以死相拼,除此,别无选择!!!

喊冤人、被害人:山东省沂水县夏蔚镇麦坡村残疾人范汝民
2016年6月19日于北京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发表于 2016-12-28 20:4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一下吧!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6 15: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