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393|回复: 0

湖北民工工伤之后奈何又伤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6 11: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湖北民工工伤之后奈何又伤心
              ——鄂籍民工入川工伤后漫漫维权路难于上青天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2016年9月10日,参与成(都)兰(州)铁路建设不幸受工伤的湖北省巴东县农民工李官品,一瘸一拐地来到中隧集团成兰工程指挥部,他因工伤导致面瘫后遗症,说话时有些口齿不清:“我是在国家工程建设项目工地上受的伤,好像在阎王殿前走了一趟,侥幸捡回一条命,却被人间的‘潜规则’给绕晕了——项目部的让我找运输队,运输队却让我找带班的,好比大鱼让我找小鱼,小鱼让我找虾米,虾米却让我啃泥土!如今我被绕了快一年时间,家庭负债累累,不仅一分钱的赔偿拿不到,而且维权之路遥遥无期!” QQ图片20160916110059.jpg

                    “阎王殿前走一遭,不料人间更难缠”

      今年44岁的李官品是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人,因修建巴东火车站征收了他家的土地山林,失去土地的他来到四川省茂县的成(都)兰(州)铁路工地打工。2015年10月21日,对李官品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这天下午,李官品按往常一样,按照运输队的排班,驾驶一辆重载卡车,运输矿渣出了隧洞。到了指定的弃渣场,倒车安全指挥员不在,他就将车停在距离坎边几米远的距离。突然,天崩地裂一声巨响,整个作业面发生了大面积坍塌,李官品连人带车翻下20多米的高坎……事故发生后,运输队负责人李伦春安排带班的郭大伟(湖北巴东县人)等人组织抢救。李官品当即昏迷不醒,被送到茂县医院抢救,他断裂的肋骨刺穿了肺部,腔内积血,颈椎等浑身多处骨折,因伤情严重,随后又转院至都江堰市医疗中心,经多次手术抢救治疗,终于活过来了。“如果不是我命大,估计就到阎王爷那里报到了!”提起这事故,李官品至今心有余悸。2016年2月26日,李官品经四川华西医院西南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为“六级伤残等级”。
      按常理说,李官品在上班工作时间、在国家工程项目工地上受的伤,这时间、地点、人物一清二楚,认定为工伤应该没问题吧!不过且慢,前景是美好的,但认定的程序是复杂的,维权的过程是漫长的!
      首先,为了确定用工主体,李官品的妻子陈红芳找到了“中隧集团成兰铁路工程指挥部”,主管工伤纠纷的指挥部书记曾勇说:“这事找我们公司没用,我们不是用工主体,因为我们将运输队业务分包出去了,运输队承包方是河南众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核公司”),你们得去找他们。”陈红芳又找到河南众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成兰项目部经理李伦春,李伦春说:“我完全不负责任,李官品是工地带班的郭大伟介绍过来的,你得去找郭大伟负责!”陈红芳被这一轮“皮球大赛”给弄得晕头转向,究竟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呢?
      陈红芳一筹莫展,她一边在都江堰医疗中心照顾住院的李官品,一边请在一所大学读博士的堂兄帮忙维权。据了解,李官品务工和受伤所在地是中铁隧道集团“成(都)兰(州)铁路CLZQ—9平安隧道指挥部”,具体位置在四川省茂县石大关乡排山营村。由于中铁隧道集团“成兰铁路指挥部”又将清运渣土的工程包给了到河南众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成兰项目部经理是李伦春。李官品由于头部受伤后记忆力下降厉害,他隐约记得李伦春和自己签订过《劳动合同》,但又找不到自己手中的合同文书了。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请3位工友出具了李官品在项目部工地上打工的书证,然后向茂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确认劳动关系的申请。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2016年1月21日,茂县劳动仲裁庭开庭时,被告河南众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成兰项目部经理李伦春竟然当庭出示了与李官品的《劳动合同》。真是踏破铁脚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李伦春为什么会出示该劳动合同?从他事后反悔并不断拖延的事实来看,确实令人费解。“可能是当时害怕劳动部门就他用工不规范罚款,就没考虑顾及别的那么多了。”陈红芳对此这样认为。
      2016年3月22日,茂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茂劳人仲案【2006】2号仲裁裁决书,认定李官品与河南众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然而风波骤起,李伦春自此开始出尔反尔,他提出各式各样的理由,试图推翻与李官品签订的《劳动合同》。李伦春说:“2015年4月到5月,李官品确实在我公司打工,当时签订了合同。但2015年5月中旬以后,李官品跑到别处打工了,我有他去广东的火车票和在别处做事拿工资的条子。至于2015年9月份为什么又到我公司来上班了,是带班的包工头郭大伟叫来的,李官品2015年10月份出事了,肯定要找郭大伟负责,跟我没有关系!”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郭大伟和他的妻子邓柳凤竟然跳出来要出动承担责任!然而,他俩一无承包劳务的公司资质(国家工程项目劳务承包需要一定资质),二没有与李官品签订劳动合同,三无经济能力承担李官品工伤导致的赔偿金。明眼人一眼看出,郭大伟夫妇是受李伦春指使出来搅局的,目的是尽可能地将水搅浑,最大限度地拖延时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民工告诉记者:“郭大伟夫妇在李伦春手下打工,经济命脉掌握在其手中,当然是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2016年4月13日,李伦春以《劳动合同》不成立为由,向茂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申请。2016年5月19日,茂县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后认为:劳动合同时间为2015年4月3日至2018年4月3日,没有证据显示双方解除或中止合同,因此该合同继续有效。随即茂县人民法院判决:河南众核建筑有限公司与李官品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合法不合理的“拖”,工伤维权成了“踢球大赛”

      但是,河南众核建筑有限公司的李伦春并未就此打住,他于2016年5月向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二审上诉。除了重声一审时的几个理由外,他又通过一些手段强制原来给李官品作证的3名工友更改证言证词(这3名工友因在运输队做事,被逼无奈只好就范)。
      二审一拖4个多月过去到了,到2016年9月,李官品对二审终审判决望眼欲穿,因为工伤认定申请的期限是一年,眼看快到2016年10月21日就要满一年了,对方扬言就是要拖过一年的工伤认定时效。然而阿坝中院方面始终没有讯息。2016年9月8日,李官品好不容易打通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的电话,接待的法官竟然说财务上一直未收到李伦春的上诉费用。因未交诉讼费用,一直进入不了法官审判程序。李官品询问对方需要交多少费用,法院答复说10元钱,区区的10元钱却不交,真是令人啼笑皆非,难道河南众核建筑有限公司和李伦春交不起10元钱吗?!这摆明了是故意拖延。
      2016年9月9日,记者就此询问李伦春,他这样答复:“缓交诉讼费是我的权利,况且,我也没接到阿坝州中级人民法院催交诉讼费的通知啊!”
      面对这个合法不合理钻法律空子的“拖”字诀,李官品一筹莫展。他经过咨询得知,工伤维权需要拿下三大“战役”:首先是确定劳动关系,第二是工伤认定,第三才是赔偿仲裁。然而,这每一次程序都是劳动部门的行政行为,对方都可以提起诉讼,诉讼程序又可以上诉到中院二审。换言之,这三大“战役”完全可以演变成九场官司,每一场官司耗时半年时间都是正常的,这九道程序走下来,恐怕早已时过境迁人去楼空,因为据说成(都)兰(州)铁路CLZQ—9平安隧道第四项目部于2017年初即将完工就要撤走!李官品说:“众核建筑有限公司注册地在河南,即使我最后赢了官司,恐怕连法院强制执行的申请地都是麻烦,说不定我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为了维权,李官品借了高利贷,他和妻子、堂兄往返湖北和四川茂县已经10多趟,吃的是干粮,住的是最廉价的旅馆。在采访时,他掀起衣服,露出他受伤折断显得格外嶙峋的肋骨部位,无奈地对记者说:“这样一个来回差不多需要半年时间,而以后涉及到的具体工伤赔偿,还有好几个回合,对于我这个伤痕累累的家庭来说,真的拖不起!”
      其实,也并非所有的体制内的人都按李伦春设计的“套路”来。比如茂县民庭主审法官付艳芳就具有同情心,她了解案情的原委当庭就做了宣判。
      “说实话,付法官当天做了宣判,我很感谢她!”李官品告诉记者,“尽管因为我受重伤,导致我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我的三个孩子因无钱交学费还面临着辍学,但我还是知恩图报的,我必须给法官送一面锦旗表示我对她的感谢!”记者看到这面锦旗上写有12个大字:“审判公正及时,维护民工权益。”
      还有一个比较欣慰的消息传来,李官品3个适龄上学的小孩受到了学校的救助才避免辍学。他70多岁白发苍苍的母亲提起这事老泪横流:“官品已经残废了,钱又拿不到,打官司一趟趟往四川跑,又砸进去好多钱,他的后半生该怎么过呢?”

                            以案说法,工伤维权能否有“绿色通道”

      2016年9月10日上午,记者随李官品等人一起乘车到了成兰铁路第四项目部办公室。一位姓黄的经理听了李官品的来意后,他说自己是今年的五月调到这里来的,不清楚情况,他打电话叫来了众核公司的经理李伦春。然而,由于李伦春缺乏解决问题的诚意,导致谈判破裂。
      随后,李官品等人又找到项目总指挥部,当时领导正在开会,李官品随着他的亲戚直接闯入会场。最后,曾勇书记出面接待了他们,但还是重声项目部不负责任,众核公司的经理李伦春应该协调处理此事,即使存在劳动争议也要积极解决。但是,李伦春仍固执地表示要将全部法律程序走完。
      据了解,李伦春在李官品出事后指使郭大伟支付了前期的医疗费用,但是后来以多种理由拒绝继续支付医疗费。目前,李官品还下欠都江堰市医疗中心的5万多元的医疗费。
     “为我的事,我妻子陈红芳多次到茂县人力资源和保障局等单位四处上访,也完全是被逼无奈!”李官品指着材料说,“现在李伦春出尔反尔,明知打不赢的官司还故意起诉,这属于胡搅蛮缠,其实质是故意拖延时间,不愿意承担工伤赔偿责任。更气人的是,李伦春为了规避责任,还找来郭大伟夫妇来‘顶替’,以此来推卸责任,混淆是非。”
      针对这件案件,记者认为有几点建议,看在国家层面的制度建设上,是否值得探讨:
      一是建议国家工程项目设立“民工工伤保证金”,出现工伤事故之后,可否考虑建立“绿色通道”先行赔付而后追责,而不是让作为弱势的民工来回奔波,甚至被“踢皮球”。如果能出台对于受伤民工救济措施的“绿色通道”,让施工单位先垫付一些费用,至少能保证伤者和他的家庭能正常生活下去。至于该赔偿金的多少,再按照法律程序计算;
     二是建议国家出台管理措施,建立“企业用工诚信制度”,对于恶意拖欠民工工资,出了事故后又不担责,还推诿的公司打入“黑名单”,上了“黑榜”的公司,以后在国家项目招投标上,都实行一票否决制。
     三是遇到故意钻法律空子拖延给农民工解决工伤问题的企业和个人,建议劳动行政主管部门和法院等主管单位,向茂县人民法院付艳芳法官学习,在公正的前提下尽可能迅速及时地做出裁决(判决),因为农民工兄弟姐妹们实在等不起,不能让他们工伤之后再伤心!(李官品,核实救助电话:15971814188)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6-29 06:3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