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300|回复: 0

曾有个人把我视作掌心宝 曾有个人把我视作掌心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5 01: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后来,听外公说,母亲去世的时候窗外正是鹅毛大雪,她弥留之际,眼睛空洞无神,却执着的一直看着门口,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是在无声的盼望,盼望着我这个不懂事任性离家出走的女儿。彼时的我,还在北京,穿梭在大街小巷,浑然不知,有一个人从此离我而去。   

  母亲一生要强,在家排行老大,那时候和我这代不同,家里有几个弟弟妹妹也不是罕有的事情,许是受了家庭影响,母亲从小就很独立,那时候我外婆家经营着一家面馆,所以在母亲还只有十五岁的时候就辍学在家帮忙打杂,后来借用外公的关系然后进了厂,短短两年时间就从一个普通员工升到了车间主任。外公跟我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眼里满是骄傲,可是言语间,他满含心疼的说:”你妈妈一个姑娘家,从小就很要强,读书从来都是班上第一。进了厂做最底层的时候,人家加班到十点,她就主动要求加班到十二点。工厂里总是她最后一个走。所以她的升职我们不意外,只是苦了这个孩子。”外公跟我说起母亲的往事的时候,母亲已经过世一年,而我姗姗来迟,看到的便是她的墓碑。外公见到我,并不意外,进门的那刻,他凝视了我一会,然后转过头不看我缓缓地才说:“去你母亲坟上看看吧,她盼了你好久好久……”   

  我抱着一束母亲生前喜爱的小雏菊,跟着外公来到了母亲坟前。墓碑上是母亲生前唯一一张相片,我比任何人都熟悉,因为那是她去世前几天硬撑着从病床上起来叫我外公把她结婚的时候一件红妮大衣带给她然后去照相馆拍了照,洗了两张一样的照片,一张留着做遗像另外一张就寄给了我。照片上的母亲,褪去了大病一场的虚弱,涂了一点口红,头发也像她以前一样挽起来了,她笑着,眼睛里嘴角满是笑意,仿佛透过那个镜头看到了我。那个笑容我见过很多次,考试拿奖状的时候,她跟父亲拌嘴我帮着她欺负我父亲的时候……只是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这个笑容会让我痛苦一辈子,无时无刻的提醒着我那是她看我的最后一白癜风医院成都哪家好个笑容。   

  我终于忍不住在母亲坟前嚎啕大哭起来,外公也哽咽起来,我转身看向身后身形佝偻的外公,他爬满皱纹的眼眶再度湿润只见他颤抖的手抬起然后指着我说:“你为什么才回来!她盼了你那么久,连死的时候还一直看着门外,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啊?”面对外公痛苦的质问,我眼泪再次流了出来,我知道他并不在意我的回答。他有的只是对他女儿的心疼。从回来到现在,外公都不曾指责过我。可我却明白,从小母亲就很疼爱我,因为我说不要弟弟妹妹,她就真的只有我一个,所以我成了那个时候为数不多的独生女。而他心疼他的女儿,他不打我不骂我是看在他女儿的份上,但不是因为我是他的外孙女。   

  从母亲坟上下来,我便辞别了外公,并向他保证,以后都不离开这里了,外公闻言凝视了我片刻终是点头。我打车来到母亲生前的住处,城区外的旧楼,母亲住四楼。上楼梯的时候,我每走一步,心就往下沉了一点,去母亲坟上看她我不害怕,可是来到这个曾经有她生活气息的地方,我害怕了。我害怕面对。终于还是走到了门前,我颤抖的拿出钥匙开门,眼眶又湿润了,手也不听使唤,怎么也打不开门。我无力的蹲了下来埋头哭了好久,可是再害怕也还是要面对的。我擦了擦眼泪,生吸一口气一鼓作气把门给打开了。门开的一刹那,我恍惚间听到母亲叫我,和平时我放学回家她唤我洗手吃饭那样。我再也忍不住=喊了声:”妈妈“和以前不一样的却是回应给我的只有空洞的回声。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说:人总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突然有一天失去了,你会觉得天都会塌了的感觉。而我此时就有这种心理,理所当然的认为一开门叫妈妈就会有人回应你,叫你赶紧洗手吃饭,你一叫妈妈,就有人问你怎么了。可是啊,太迟了,迟了六年,以后想叫妈妈,就再也叫不出来了。   

  母亲去世一年,房间里面家具都还在,外公时不时叫舅舅过来打扫,所有的布置都没有改动。我走到母亲的房间,门一开进入眼帘的是挂在墙上的一张照片,那是我还在襁褓里的时候拍的。照片下面密密麻麻的贴着我小时候的、读中学的时候拍的小照片。母亲有个习惯,每一张照片都喜欢记录上日期,所以每张照片上都有她拿笔记载的时间,后来我再长大一点也没有拍照了,照片也就仅限于母亲墙上挂着的那些,但是偶尔经过母亲的房门口的时候还是能看到她带着眼镜拿着相片看,一看便是好久。母亲的房间很简单,一张床、一台书桌,我放下手里的照片走到书桌面前,书桌上摆着好多的信封,我拿起一个,邮寄的地址正是我当时在北京的时候住的那个出租屋。这些信和我手里的一样,没贴邮票,却足足有二十几封,可我却一封也不曾收到过。   

  信封最近的日期是母亲大病的那一年,也是她最后的一封信。我慢慢地拆开信封,字迹还是熟悉的字,母亲喜欢用钢治疗白癜风最有效的医院笔写字,即使后来有了圆珠笔,她还是固执地用着墨水写字。这封信很长,仿佛写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我儿: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不在了。如果你回来我还在的话,这些信我是不会让你看到的,我儿以前喜欢说妈妈好强,但是这些本打算烂在肚子里的秘密是不得不告诉你了。   

  知道我儿记恨妈妈,还记得你离家出走的那天,我想起那是你从出生以后我第一次动手打你,可是孩子啊,打在了你的身上又何尝没打在我的心上。你后悔变成了我女儿,你做了我女儿十八年,虽然没让你过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的日子,但是我知道单亲母亲带着孩子确实让你饱受了不少冷眼,所以,你怨我,我不怪你。可我不允许你不爱自己,你是我的孩子,你如果没了,那我才是万念俱灰。我知道你恨我的起因就是那天早晨你父亲带着他的行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刚开始你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以为你父亲要出去做事,还帮着一起收拾行李,可是他跟你说要你以后听妈妈的话,想爸爸就来爷爷家找爸爸的时候,你愣了一下,然后很快的跑到你父亲面前死死地扯住他的衣角叫他别走,你边哭边喊我,叫我一起留住爸爸。我站在那一动不动,想拉住你却也不忍心,也许就是我的无动于衷伤害到了你,然后从那以后,你就不爱说话了。每天在我起床之前就出门上学,放学回来也不喊我了,直接洗手吃饭,吃完饭就直接进房间。   

  母女连心,我又何尝不知道你对我的怨气。你一直忍着,直到那一天,你气冲冲的跑回来,对着我就是一顿吼,你指着我满眼愤怒的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编辑评语    人生的遗憾不是你赚了多少钱财让老人没有用到。而是她需要你陪伴的时候,你忘了她在那里等你。(作者自评)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4-29 23:3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