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436|回复: 1

《神州风韵》诗集即将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0 16:4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z1046705482 于 2016-11-10 16:45 编辑

《神州风韵》诗集即将出版

由《凤鸣》主编左水田老师著作的《神州风韵》诗集(部分内容),目前已经完成了一个创作阶段,以下是经得左水田老师的同意,从该诗集中撷取的几首诗(如图),请广大读者批评指正,以便左老师更好地完成下一阶段的创作工作。
mmexport1478690067738.jpg mmexport1478690071047.jpg mmexport1478690074623.jpg mmexport1478690077616.jpg mmexport1478690080495.jpg


相关链接
中风致残,夫妻离异他仍矢志不渝
武汉市新洲区一民政干部历时30年编镇史

54岁的左水田是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人,1985年1月从部队退伍后被安置在镇民政办工作,同年5月,新洲正在修县志,镇政府抽调他负责凤凰地方志和党史资料的收集工作。2000年《新洲区志》编纂工作启动,老左再次被镇政府安排做区志凤凰镇的资料员。此前,老左在部队就对革命历史产生了浓郁的兴趣,而凤凰镇隶属大别山革命老区,是武汉市21个革命老区街、镇之一,凤凰镇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曾牺牲了215位革命烈士。在这片红色热土上,凤凰镇却没有一部人文历史书籍,老左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凤凰镇人民写一部镇史。这以后,老左边工作边收集整理起了相关资料。如今这部倾注了他全部心血的史书《凤鸣:凤凰镇人文历史简编》已经整整编写了30个年头。30年来,老左为了完成这部作品,他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他的身体在工作中因高血压引起中风,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妻子却与他离婚。2015年2月6日,在老家的书房里,老左跟记者聊起编写这本书的一幕幕酸辣往
事,他的眼眶湿润了。

冒雪爬山搜罗掌故

那是2008年初,全国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雪,一大早,左水田背着采访包和相机拖着因中风而残疾的双腿顶着寒风,在当地七旬老人欧锡庭雷于孝徐应林欧敬香的搀扶下向境内石屋山的“石牛石马”山峰爬去。老左冒着凛冽的寒风爬山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他撰写的当地的史书中一篇关于《石牛石马的传说》的更多的掌故而去拍摄。据老人们介绍,相传山上的“石牛石马”是为了救老百姓而牺牲的,奇怪的是,牛和马牺牲后,山上的最高峰便长成了一座颇具它们形态的造型,而当地老百姓为了纪念它们的功劳就将其取名为“石牛石马”山。石牛石马山海拔308米,山上沟壑纵横,老左拄着拐杖在他们的扶送下走一阵气喘吁吁歇一阵。他们边走边聊边记录,直到下午四点多,终于拍摄到山体全貌,并摸清了这座山的历史掌故。直到此时,老左才长吁了一口气,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这才又拖着蹒跚的步子缓缓往山下走去……

摩托颠簸数十里查清烈士事迹

2008年1月13日,老左在整理革命烈士谢柏林的材料时,发现烈士的儿子却叫温显华,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习俗中,儿子跟父亲不是一个姓,这里面肯定有原因。为了弄清真相,本着替历史负责,老左决定赶到烈士谢柏林老家红安县谢家大湾进行实地调查。由于谢柏林早年牺牲,经老左核实,谢柏林牺牲后,其母亲改嫁到现新洲区凤凰镇温家咀,温显华随养父姓温。而温显华的老家比较偏远,加上当时的天气寒冷,而早上老左忙于整理材料,忘记了吃早饭,他从红安又辗转到烈士之子温显华家,途中必须经过数道高低不平的陡坡,为赶时间,老左只好请一位开摩托车的师傅带着他去。师傅载着他颠簸一个多小时,抵达温显华老人的家时,老左的身体被凛冽的寒风吹得瑟瑟发抖,加上没吃按时吃饭,脸色也变得十分苍白。匆匆吃点东西后,经当地村委会的介绍,老左询问多位知情老人,弄清原因后,他又连夜赶回家。直到老左将谢柏林的材料整理完整后,天色已大亮。老左拖着疲倦的身体准备睡一下,但是看到堆放在墙角的一大堆脏衣服时,他又烧开水将衣服清洗干净后才忙着去上班。

中风致残,夫妻离异仍矢志不渝

与老左一起从部队回来的战友和单位同事,他们在政府工作十来年后,家里的面貌每年都是日新月异,他们早就买车买房在城区里安家,而老左在农村老家的房子还是一间普通平房,在他身体中风后,因家庭经济困难,无钱供两个女儿读书,导致她们只能在外打工租房住。“在这里,我确实愧对妻子和女儿。令人欣慰的是,这本凝聚着我心血的书终于出版,我想这就是我对社会和家人最好的回报……”在采访结束时,老左边拿出残疾证边说,“我不后悔!”

为了编写此书,老左召开专题采访会200余场次,记录采访笔记10多本,查阅史志资料50余部,宗谱30余部。老左的前妻对他写书很不支持,前妻老是责怪老左,说别人有车有房有存款,而他成天就写这些没用的东西,这能值多少钱一斤?正因为前妻的不理解,导致他们夫妻关系破裂。老左还告诉记者,其实早在2006年,妻子彻底不能理解他,在经历数次争吵后,他们终于分道扬镳。

“这三十年来,为了编写这本书,我基本上付出了全部的身心和健康,2003年,我在工作中,因高血压引起中风致二级残疾,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将自己未整理的材料做完。在长年累月的写书中,我养成一个习惯,白天上班,晚上写作。在写作中,我采访的对象是全镇的老党员、老干部、烈士亲属、知情人和民间艺人。”

《凤鸣》具有地域文化特色,饱蘸历史辉煌轨迹

转眼到了2013年10月中旬,老左接到了武汉出版社发来的样书清样,按照流程,这是出版社将最后校对的书的样品发给他校对,待他签字后即可正式出版。“接到样书后,我高兴地睡不着觉!抱着书逐字逐句地从头到尾认真地校对一个月后,我将签字后的样书又给出版社发了过去。”2014年1月,作品在武汉出版社出版后,老左每天忙着给在外地工作的家乡人发快递寄书。看着自己辛苦的结晶终于结出硕果,老左终于露出了舒展的笑容。
《凤鸣》一书有35万字,共收集370张照片,采用182张,初稿有463篇(首、副),出书采用233篇(首、副),全书共有130篇文章,其中有诗词、民歌、对联103首(副)。其中《凤凰采莲船》参加2011年新洲区第七届民间艺术节获得金奖;还有8篇文章被中央、省、市媒体采用。其它的作品都是首次披露,包括《周恩来总理与凤凰胜利油菜》、《李先念主席重访凤凰》、《凤凰.红安.左永恒》、《黄继光部队三驻石屋山 军民结下鱼水情》等。
“30年来,我共收集整理了380万字的资料,在这本书中,有一篇是我在1985年5月去采访的红四军女战士、烈士温显佑遗孀左玉荣,这篇文章在书中的标题是《凤凰红军比翼飞》。经我亲手整理的《凤凰镇革命烈士英名录》在此书中也是首次披露。书中的《三代人64年接力保管一张借粮证》一文发表于2011年6月24日的《楚天都市报》头版。在这里还走出了开国将军董兴谱——他在红军长征途中受党中央、毛泽东、周恩来、徐向前委托,和另两名红军将士一起将白求恩接到陕北延安。另一名开国将军董万华——于1938年2月,经董必武在汉口八路军办事处介绍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并由此走上革命道路。”

专家点赞难能可贵

常驻凤凰镇革命老区挂点扶贫的中共武汉市委常委、武汉警备区原政委徐宗元大校,2010年10月对左水田说:“你为凤凰老区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大事、好事!”

凤凰镇委、原统战委员余克先说,左水田做事很执着,身体因中风致残,又与老婆离婚,他身残志不残,其踏遍了凤凰镇的山山水水、村村组组。根据农村人的生活习惯,他下乡大多都是在利用农民吃饭和晚上的时间进行座谈、采访。其不愿意给村民增加负担,他基本上都是自带干粮和矿泉水充饥,抢时间进行工作。他走路不便,他来回的车费钱自己不知道垫付了多少。
凤凰卫生院主治医师程启浩说,左主任在25年前就对凤凰镇的人文历史进行收集、整理,本区东边的三店,西边的李集、仓埠、阳逻,南边的邾城、汪集,北边毗邻麻城市的岐亭均修了本地的镇志,唯有凤凰是块方志空白的街镇,老左深感抢救地方人文历史资料迫在眉睫,自感责任重大,他克服了身残不便的困难,跛着脚下乡采访,费尽了心血。
中国文学博士、华中农业大学从事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化教学和研究的教授李利民在该书的《序》中说,左水田毕30年于一役,临山水、历名胜、察古迹、访人物、录传说、查谱牒、探方志、阅档案,记录整理、结构篇章,他的热情、坚韧、汗水,是难能可贵的。
湖北省方志馆戴礼华处长对这本书的评价为:“《凤鸣》这本书体例完备、内容丰富,很有珍藏价值!”;
武汉市地方志馆一位女处长对左水田说:“感谢你对武汉市地方志工作的支持”!湖北省档案馆负责人表示:此书非常有价值,我馆要将其作为永久收藏!
3月10日,左水田应邀将《凤鸣》送到了湖北省图书馆,该馆采编部的夏老师翻看了该书后说:“左老师的这本书对于丰富我省地方文化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截至发稿时,湖北省及武汉市档案馆、图书馆、地方志馆等均已将这本书收为永久性珍藏。
此外,还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博士生导师曹育春、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郭鹏、武汉理工大学博士生导师钟绍华、安徽工程大学教授程幼明、首都师范大学教授段福州、上海大学教授陈晋阳、解放军理工大学教授郭明喜、厦门大学教授郭奇勋等专家、教授均给予高度评价.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发表于 2017-2-13 22: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得不错,有收获,顶一下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3-31 00:3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