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25|回复: 0

[2012温馨感人帖文] 长春外地民工讨薪被打 想要回乡一票难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9 17: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到2017年春节了,来自安徽的王子言和他的老乡们很想回家,可兜里却连买火车票的钱都没有,他不敢去找开发商要工资,怕挨打,他亲眼看到来自黑龙江的工友被开发商的人打进医院的过程,而打人者至今逍遥法外。
农民工讨薪被打
  2013年7月29日,王子言和邻村的乡亲们一起在老乡王雷的带领下,进入到吉林省晟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鑫地产)开发的“晟鑫•康诗丹郡”项目工地。
  王雷是安徽人,在长春一直从事建筑行业,尽管年龄不大人缘却好,从没欠过工人的工资,王子言和老乡们正是看上这一点才决定跟着王雷一起干。
\ 1.jpg
  被开发商打伤的农民工马德宽
  2015年5月,没有拿到工资的王子言接到了停工消息,听王雷说,开发商要求终止签订的施工合同,让他们撤出工地。
  王子言找到王雷提出了工资的事情,王雷称开发商还没有把钱支付给他。
  2016年6月25日,民工马德宽想核实王雷和王子言说的是否属实,就和十几个工友找到了晟鑫地产公司所在的售楼处,一个自称叫大勇的人(后来得知叫于勇会)接待了马德宽等人。听说是来问工资的事情的,大勇说“先等会,我出去打个电话。”十几分钟后大勇回来,告诉马德宽等人,要想拿到工钱,必须杨总(晟鑫地产负责人)到场,现在杨总不在。
  马德宽和工友们只好离开,刚走到大门口,两辆轿车从不远处开过来堵住门口,呼啦啦下来十几人,不由分说,将走在前面的马德宽和张姓民工打倒在地,吓得其他民工撒腿就跑,两名民工当时受伤,被后赶来的工友王润峰开车送进医院。
\ 2.jpg
  吊车工黄加元被鉴定为轻伤二级
  2016年8月24日上午,王子言等人依然没有拿到工资,王雷同意和王子言等一起去晟鑫地产讨薪,为了防止再次挨打,王雷喊了二十几个人一起去。没想到刚到晟鑫地产的售楼处斜对面,王雷看见从售楼处里冲出30多人手持刀具、棍棒,跑在前面的大勇叫嚣:“狠狠地给我打,不出人命就行,老板说了,只要不死人啥事都能摆,咱老板上边有人。”王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上来的人打倒,其他农民工也不同程度受伤,伤者被120送进医院,其中包括王雷六十多岁的父亲。
  有民工打电话报警,可等了半个小时,警察也没有到场。王雷、王子言等人只好自行去了辖区的玉潭派出所。
宿舍被挖掘机推倒
  当天下午,晟鑫地产的大勇带着一群社会闲散人员开着挖掘机闯入工地,在确定民工住的生活区的临时宿舍和办公室里面没人之后,挖掘机加大油门用巨大的前臂向三栋彩板房撞去,三栋彩板房接连倒塌,民工王子言说,里面的电脑,施工资料,库房里面的工具,电缆、设备埋在乱物之下。
  驾驶挖掘机的司机似乎觉得还不过瘾,将车开到倒塌的建筑物上来回碾压,看得在场的民工心惊肉跳。
  8月28日,也就是三天之后,晟鑫地产的大勇再次带人开着挖掘机闯入生活区称要“清场”,挖掘机径直开向农民工生活区的后勤用房前,驾驶员猛踩油门,挖掘机马达发出巨大的轰鸣,吓得打更的老头两腿颤抖尿湿了裤子,吓得后勤做饭的妇女哇哇大哭。在老人的讨饶声和妇女的哭喊声中,民工的后勤用房随之轰然倒塌。
  8月30日,大勇带人和挖掘机再次将刘玉福所在的生活区南区夷为平地,200余名来自外地的农民工彻底失去了安身之所。
  刘玉福表示,对方还欠他们360多万元工资未结,就把他们清出工地现场。
局长见证“合同终止”
  据王雷向记者描述,他是安徽省阜南县曹集镇人,2013年7月1日,一个叫崔兰平的人找到他与山东人刘玉福,称吉林省晟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长春市净月区开发“晟鑫•康诗丹郡”楼盘,需要300名民工。
  2013年7月20日王雷和刘玉福带民工进入“康诗丹郡”项目工地实地考察
  当时,由于用工紧张,晟鑫地产为了能让王雷等人能够放心地与吉林省吉海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海建筑公司)的崔兰平签订施工合同,尽快解决用工人员不足问题,晟鑫地产公司主动提出为承包商提供担保,答应按时支付工人工资,看到开发方与承建方都站出来表态,王雷、刘玉福才决定与吉海建筑公司签订了施工合同。
  王雷称,从进入工地起,晟鑫地产公司就未按约定支付工程款,也没有按时按量支付工人的人工费,而是拖欠很久了给一点点,让工人们勉强能维持生活。直至2015年5月,晟鑫地产公司自行强行终止与吉海建筑公司的承包合同,驱赶民工离开工地。
  2015年5月26日,王雷与吉海建筑公司负责人崔兰平,晟鑫地产负责人杨总共同来到净月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刘局长的办公室,在多方见证下了签订《合同终止协议书》,作为担保方,晟鑫地产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744万元,三方约定于2015年9月30日前将工资付清。并要求数名民工作为工地的留守人员,负责收尾工作。
  2015年6月,晟鑫房地产支付王雷等人120万元人工费后,再无消息。
  王雷说,自打他们工地的民工被清理出场地之后,他们场地的模板、木方、电缆电线、机械设备均被晟鑫地产强行占有使用。
警方调查数月无一落网
  王雷称,从黑龙江的民工马德宽第一次被打,他和工人们就开始向辖区的长春市净月开发区玉潭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姬所长当时答应帮助调查,后来了无音讯。他们只好去净月开发区公安分局去报案,净月公安分局大门民工根本进不去,只能去信访反应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归属地派出所管辖。
  民工们只好再去派出所找姬所长,姬所长表示正在调查。没想到时间不长,山东的吊车工黄元加再次被打。
  黄元加被打发生在24日早上,他是在阻止晟鑫地产的人拆卸他所用的吊车时被打的,小黄说,那些人下手太狠,把他打倒在地不算,还揪住他的头发往水泥地上磕。
  小黄被工友发现时几近昏迷,满脸是血,后经净月开发区公安分局鉴定为“外伤致双鼻骨伴鼻中隔、右上颌骨额突现状骨折”,构成轻伤二级。
  王雷说,为了能引起公安部门的重视,在2016年8月24日,小黄被打当天,他带着被打伤的马德宽等人直接去吉林省公安厅信访,吉林省公安厅于当日下达了《不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理由是“不属于本机关管辖,应向净月公安分局提出。”
  就在当天上午,王雷的父亲和三名农民工再次被打伤住院。
  第二天,王雷早早地去净月公安分局信访,公安分局于当日也下达了一份《不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理由是“依法应直接向玉潭派出所提出,不按信访程序受理。”
  走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辖区派出所。王雷说,想不到的是,我越告,晟鑫地产的大勇他们越猖獗,两天后就将我们的民工宿舍夷为平地,给我们造成了200多万的直接损失。
劳动监察大队似有苦衷
  自从被打之后,民工不敢再去找晟鑫地产要钱,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净月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身上。
  2016年10月中旬,王雷和十几名农民工一起找到了净月开发区
  劳动监察大队,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听了他们的遭遇之后也深表同情,当得知开发商是晟鑫地产的时候,皱起了眉头,让这些人直接去找负责农民工保障工作的领导刘局长。
  走进刘局长的办公室,王雷的心一下子踏实许多,他想起来了,这个地方他来过,是去年5月份的时候,也是在这间办公室,他和吉海建筑公司签订《合同终止协议书》,作为见证人,刘局长不但在场,而且还在《合同终止协议书》的下角签上了局长“刘彤辉”的名字。
  现在晟鑫地产不给钱,还玩黑的,刘局长作为当时的知情者和担保方,有责任帮助农民工讨回工资。
  刘局长开始很热情,听完王雷等人的情况介绍后,面露难色。不是说他们和公司之间的账目核算的不彻底,就说公司负责人不在,后来又说晟鑫地产公司他根本惹不起,再后来又说要不等公安局处理完之后再处理农民工工资问题吧?
  王雷向记者表示,去了净月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才知道,晟鑫地产开发“康诗丹郡”这个项目,根本没向相关部门缴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知道这样,这活我们绝对不干”。
买不起回家的车票
  马德宽和很多农民工一样,不想告打人者了,只想早点回家。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从王雷和刘玉福等人手里借的钱已经花尽了,回家的路费更没着落,没有民工宿舍,住店成了这些外地农民工最大的开销。
  本以为净月劳动监察大队的介入能帮助这些农民工讨回工资,可从刘局长的表现来看,要回工资的希望一天比一天渺茫,有些人实在熬不下去了,让家里汇来点钱买了返程的车票。
  马德宽就是用从家里汇来的钱买的车票,他在元旦的前一天踏上了返回黑龙江的火车,王子言说,在火车站分手那一刻,他从马德宽的眼里看到了泪光。
  王子言表示,他不想让家里汇钱,出来两年了,拿不回钱不说,再向家里要钱,他张不开口。买不起车票就不回家了,继续等下去,王雷去哪他跟到哪,王雷吃什么他跟着吃什么,直到拿到工资为止。
  来自湖北安陆市的王润峰也抱着王子言一样的想法,他给家里打电话说,要不来工资就不回家过年了。
  记者试图向晟鑫地产公司的负责人杨总了解情况,对方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2016年11月3日,记者拨通了净月开发区公安分局玉潭派出所姬所长的电话,听说是记者,对方一句“本人不接受采访,有事去公安局了解”后,电话被直接挂断。
  记者用电话联系了净月开发区劳动监察大队的刘局长,电话接通后,听说记者要了解晟鑫地产拖欠农民工 工资的事情,刘局长以正在开会为由匆匆挂断电话。
  《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第三条(6)款明确要求:严格规范用人单位工资支付行为,确保农民工工资按时足额发放给本人。建立工资支付监控制度和工资保证金制度,从根本上解决拖欠、克扣农民工工资问题。加大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用人单位的处罚力度,对恶意拖欠、情节严重的,可依法责令停业整顿、降低或取消资质,直至吊销营业执照,并对有关人员依法予以制裁。
  记者发信息向刘局长求证开发商是否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一事,截至发稿,刘局长没对记者的提问做出任何回应。记者将对此继续予以关注。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9 23: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