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94|回复: 0

[香港基本法颁布25周年] 吉林伊通一老妪讨薪两年无果 欲自杀以“谢” 家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 17: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记者 马俊华)在吉林省伊通县围着建设局讨薪的农民工队伍里面,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特别显眼,她身材消瘦,穿着淳朴,表情焦急。她叫王晶,自两年前第一次来这里,至今已经数不清跑了多少次,从开始一个人都不认识,现在已经成了这里的“常客”。眼看又要过年了,如果再拿不回建设局承诺给她的近20万尾款,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家人,不敢想这个年咋过,她甚至一度不想活了。
带百名农民异地施工
王老太太一直在榆树市和儿子徐磊一起做外墙保温施工,干的是小活,尽管小打小闹,赚得不多,可不亏不欠,生活无忧。
2013年9月末,松原市的一个朋友找到她,称四平航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宇公司)在伊通县开发一处楼盘叫“航宇新城”小区,三栋楼房接近封顶,外墙施工还没开始,他可以帮助拿到该楼的外墙保温工程。
老王太太特别高兴,次日就儿子徐磊和朋友一起去了伊通县的“航宇新城”项目工地,一个自称张经理的人接待了徐磊,张经理表示:这三栋楼主体已基本完工,业主亟待入住,你考虑一下能不能保证在结冻前把外墙保温施工完工,工资款月清月结。
徐磊看着三栋楼房,只有一栋是高层,便满怀信心地答应下来。
2013年10月初,老王太太带100余名农民工进入工地,开始了紧张的外墙保温施工,临近11月,三栋楼房外墙施工基本完成。11月3日,天气骤然变冷,剩下一点收尾工作已经不多,张经理告诉老王太太,今年的工作就到这里,剩下的收尾工作来年再干。张经理让老太太到财务处,把所有农民工的工资款全部结清。
2014年春节刚过,张经理就打电话通知老王太太,告诉她做好新一年新建楼盘的外墙保温施工准备。
二次施工留下尾欠
老王太太再次把去年施工的农民召集到一起,按照张经理的要求,于2014年的4月20日进入工地现场。
这一年的工钱张经理没有月清月结,只是给给停停,用老王太太的话说,连生活费都不够。为了不影响施工,老王太太把家里的余钱都投到民工的生活费中。张经理表态说,“航宇新城”这么大的项目,差不了你们农民工那几个小钱,你先垫上吧,过几天公司款到位了就把你们的帐结算了。
由于上一年分文不欠,老王太太对张经理的话深信不疑,多次打发儿子回榆树的亲戚和朋友家去借钱,亲戚朋友借遍了,工人们吃不上饭和家里急需用钱的,老王太太就通过中间人花高息贷款予以解决。
老王太太的儿子徐磊对老王太太第一次向亲友借钱就提出不同意见:公司不给结算就停工,干嘛非要到处借钱?
2014年8月中旬,老王太太负责的楼盘外墙施工全部完成,农民工资却太多未结。自此,老王太太踏上了一条漫长而心酸的讨薪之路。
从2014年9月,老王太太带出来的民工都陆续返乡了,老王太太没有走,她要把工资款结算回去,她不能对不起相信她和她一起出来的老乡们。
张总开始还让老王太太等几天,后来就让老王太太回家听信,老王太太回到家,和她一起出来的民工就一个个找上门来向老太太要工资,没办法,老王太太不得不再去伊通县工地去找张经理。
2014年的冬天,张总告诉老王太太,欠你们的工资过了年再说。
老王太太表示,她已经答应工人们年前把所欠工资结清。
张经理两手一摊称,丁总不给拨款,他有什么办法?

伊通县住建局出具的《延长办理期限告知单》
老王太太找到丁总,丁总直言:我们欠的多了,不是你这点,春节前都给不上,你等着吧。
2015年2月16日,老王太太直接找到吉林省信访局,省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对老王太太的信访非常重视,直接签发了《信访事项实体性受理告知单》,转至四平市信访局,要求伊通县须在60日时间内处理完结,并要求在“5月31日前办结并书面答复你(王晶)”。
从省城回到榆树市的家中,老王太太踏踏实实睡了个安稳觉。
2015年5月30日,王老太太接到了自称是伊通县住建局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让老王太太于第二日上午赶到伊通县住建局。
老王太太难掩激动,他告诉儿子,明天和妈一起去伊通县取工资。
欠款人承诺开发商担保
31日,老王太太早早赶到住建局,住建局程科长接待了母子俩,他先把一份伊通满族自治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印发的《关于王晶同志信访事项延长办理期限告知单》的红头文件递给老王太太,程科长表示,经过我们调查,航宇公司拖欠你们农民工工资情况属实,“因情况比较复杂,现不能在60日内办结。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经我局负责人批准,延长办理期限30日。”
老王太太看看儿子,儿子看看老王太太,两个人均向程科长表示:不差30天,那就再等一个月吧。
程科长说,他已经找了“航宇新城”的负责人丁大林,并且和丁谈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严重性,丁也认识到了,这是航宇公司张映江(张总)本人向你们亲手写的《保证书》一份,你们看一下,担保人是丁大林。说完,程科长把一份手写的《保证书》递给老王太太。
《保证书》写明“今保证在2015年8月10日前将双方工程尾款结清,承包人王晶保证2015年8月10日前不再要求结算工程款,发包人张映江保证2015年8月10日前付清该部分工程款,特此保证!承包人:王晶;担保人:丁大林。”
老王太太感觉不对:程科长,不是说延长30天吗?怎么是8月10日前结清?
程科长解释,按信访条例只能延长30天,可航宇公司说30日内给不上,他们已经做出保证,这不仅仅是对你个人做的保证,也是在向住建局做保证……你不用担心,到8月10日的时候,他不给钱,住建局替你要。
老王太太叹了口气说,那就听程科长的吧。
住建局的套路
程科长说,你要同意,就签个字,你的事情就算解决了
程科长又把一份住建局印发的《关于王晶信访事项的结案报告》递给老王太太,在《报告》的第四项的“处理意见及落实情况”写明:“承包方预留工程维修保证金是总造价的15%,为133370元。发包人保证在2015年8月10日前将双方工程尾款结清。承包人王晶保证2015年8月10日前不再要求结算工程款。”
看着手里印着红头的《结案报告》,老王太太除了隐隐的担忧之外,更感觉不是滋味。
从伊通县返回榆树市的路上,母子俩一句话都没说,两个人心情很沉重,想不出回到家如何向借钱的亲友解释。
2015年8月10日,老王太太和儿子徐磊起得很早,自打上一次从伊通县住建局回来,母子俩就扳着指头算日子,这一天来临了,两个人却高兴不起来,不知道这一次去伊通能不能算回剩余的工资款。
母子俩怀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见到了程科长,程科长说航宇公司的张经理昨天过来了,送来一万块钱,让你们先带回去,剩下的钱会尽快给你们张罗。说完,以有事为由,匆匆走了。
老王太太看着手里这一万块钱,眼泪差点掉下来,难道这就是航宇公司兑现的承诺?难道这就是住建局给他们母子俩的保证?
民工问她要工资的手机来电一遍遍地响,看着来电号码她不敢接,她不知道怎么向工人们解释。

伊通县住建局出具的《结案报案》
高息借贷的款项也到期了,他不知道还能不能续期。
她让儿子带着一万块钱回家,看哪个工人困难就先给哪个,她想留下来见见住建局的局长。
老王太太呆了三天,没见到局长的影子,程科长一直好言相劝,让她等着。
三天后,老王太太没见到局长,空着手回家了,她后悔当初没听儿子的话,没钱就算了,干嘛要高息借贷去施工?
她想把家里的住房卖掉,欠款一部分是“长腿儿”的,一天比一天在增多。
2015年9月至2015年12月,老王太太三五天跑一趟伊通住建局,最后家里连她坐车的路费都拿不出了。2016年春节前夕,老王太太终于见到了住建局的李局长,她和李局长说,家里真的活不下去了,媳妇要离婚,儿子天天闹,都是这个工程带来的。在距离春节还差两天的时候,老王太太终于从住建局拿到了最大一笔工程款五万元。
2016年,老王太太把希望寄托在李局长身上,每次去见李局长,李局长都说“正在想办法解决”。
打电话给李局长,李局长都说“再等等吧,我这忙。”后来再打电话,李局长不接了,去住建局也见不到他了。
继续在讨薪的路上
2016年12月,老王太太的儿媳突发急症送入医院,家里连治病的费用都拿不出,老王太太说,她看着儿子怨怒的眼神和病卧在床等待救治的儿媳,她当时急得快要疯了,她不知道去找谁,去求谁。她感觉对不起孩子,对不起这个家,她甚至——不想活了。
当天,她买张火车票去了四平市的航宇总公司,见到总公司老总的时候,她哭了,说出了家里的窘境和儿媳妇生病的情况,老总问她还差多少钱没有结算?老太太说就差20万了。
老总直接给伊通县的张总打电话,张总同意给老王太太5000元。
为了拿到5000元,老王太太从四平市坐车赶往伊通县,从张总处拿到钱再从伊通乘车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班车了。
2017年1月8日,距离2017年春节只剩下半个多月的时间,老王太太依然在伊通县住建局的走廊里来回徘徊,她想见见李局长,问他丁大林担保的《保证书》还有用吗?程科长当初的承诺还算数吗?
针对老王太太这一遭遇,记者想知道“航宇新城”项目开发是否具备合法手续?开发商是否已经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似老王太太同等遭遇的在这个项目中还有多少人?
记者多次致电李局长,李局长开始说“正在开会”,再打电话一直显示无人接听。
针对此事,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9 14:0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