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52|回复: 0

[观台岛] 台湾少数民族原住民:不会被蔡英文骗第二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7 08: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观察者网综合】台湾公视新闻网站3月5日消息,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向少数民族道歉如今已过半年,被蔡英文视为“好友”的台湾原住民歌手巴奈 (Panai Kusui) ,谈到她和蔡英文之间的“友谊”时感叹称,不可能再被骗第二次!并表示对民进党当局从充满期待到彻底失望。
        去年8月1日,蔡英文向原住民族道歉,并提出划设、公告原住民族传统领域土地等具体承诺。但“原住民族委员会”今年2月14日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范围土地划设办法》却将私有地排除,只有公有地的开发需要原住民同意。有原住民运动者认为此举剥夺了约100万公顷的原住民族传统领域。他们2月23日在凯道举行记者会,要求原民会主委夷将•拔路儿道歉下台,随后在凯道扎营持续抗议,至今超过十日,但政府方面无动于衷。
       
        2017年3月,台湾少数民族歌手巴奈(右)在抗议中接受采访
        抗议者当中,最受瞩目的当属曾经受邀在蔡英文就职典礼上演场的歌手巴奈(Panai Kusui)。她被视为蔡英文的好友,但在去年蔡英文道歉仪式后,即曾于凯道抗议仪式不尊重原住民。蔡英文后来亲自现身凯道沟通,化解分歧。但在半年后的这次抗议过程中,巴奈在与警方的推挤中倒地、衣服遭拉扯巴奈与族人就地抗议十日以来,没有感受到来自台湾当局的诚意。
        台湾“公视新闻”记者日前在凯道访问抗议中的巴奈。巴奈在镜头前谈到蔡英文向原住民族道歉后这半年,她个人对于民进党政府的言行观察,也谈到她怎么看看待和蔡英文之间的“友谊”,以下为采访实录
       
        2016年8月2日,巴奈上凯道抗议蔡英文政府道歉无诚意
        记者:除了刚刚马跃的专访之外,巴奈也已经在这边很多天。我在网络直播看到你被拖拉,甚至衣服要被扒掉,非常不舍与难过。你当时的心情是什么?
        巴奈:我没什么心情,我就是要在这里等“总统府”给我个满意的响应。因为小英(半年前)说:“你随时要来你就来啊,不用在这里等。”可是我们打电话他们都不理我们啊,不是没有接电话就是接了电话就说现在很忙晚一点再回电话,可是就没有。
        记者:可是你已经在这里九天了,这么忙,忙到没有时间、没有其他人来看你或跟你聊天?毕竟小英也说她是你的好朋友不是吗?
        巴奈:在8月1日对原住民族群道歉的时候,蔡英文说我是她的好朋友,我可以接受;可是半年后,她现在说我是她的好朋友,我就没办法接受。她就是用骗的嘛。他们不只很聪明,还很会满口仁义道德──我引用施正锋老师讲的话,就是这样。
       
        2016年8月3日,蔡英文来到抗议现场沟通,并自称巴奈的“好朋友”
        巴奈:我那么高兴又一次政党轮替,这对台湾社会意义非凡。可是我就觉得自己深深受骗。
        因为我不是太聪明,我就是比较慢、需要比较多的时间观察这件事情。蔡英文说给她时间、“相信我,我是来做事的。”好啊,我相信,而且我那么高兴又一次政党轮替,我认为这对台湾社会意义非凡。可是我就觉得自己深深受骗。
        当那布在我们的记者会上讲说:“那两颗请幕僚交给你 (蔡英文) 的槟榔,我要把它要回来,因为你不配得到我的祝福!”这对原住民来说是何等的屈辱,给你东西还把它要回来,而且我还告诉你我不会祝福你。我觉得这已经是我们最坏最坏、口出恶言就是这样了。因为我们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被祖灵祝福──被祖灵祝福的时候会得到猎物,那是祖先给的礼物──所以我们对自己的言行举止有很多自制,才会得到祝福。我觉得那是一种失望,也觉得很难过,也哭了。
        但是我不要再哭了,因为就是有一个强大的、看不到的手在掐着她的喉头,她可能很想对她的好朋友关心,可是她不能,因为这跟利益有关。谁的利益?当然是看不到的财团的利益。他们永远都躲在政党后面。我们一次一次透过选举、政党轮替的循环,然后每次选前说的都做不到,下次要选的时候又承诺──我觉得不用再给任何说法,我要的是具体的作法:你就直接把划设办法退回去、让夷将下台,因为他太可耻了──他这么粗暴、粗暴、粗暴地对待我们,这样对吗?他三十年前站在指挥车上,带领学生、站在街头;今天公布这个办法这么粗暴,这太没办法让人接受。今天站上凯道,是不得不──除了这个办法,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沟通后巴奈接受了蔡英文的道歉
        记者:身体是弱势者最后的武器。你用自己的身体去面对这么庞大的政权,你会害怕或失望吗?换另一句话来说,毕竟你当时也在蔡英文的就职典礼上唱歌,你会后悔、难过自己做了这样的事吗?
        巴奈:不会。我真心对她有很大的期望。她是一个女性,对女性来讲这意义非凡。对我个人来讲是很高兴的,对民进党也是充满期待,只是现在就是彻底失望,被骗、被骗、被骗。今天开记者会,民进党的“立委”也不出来跟我们站在一起,他们就是听党的旨意。我们坚持站在我们应该站的位置,总不能大家都去当官嘛,总是要有人还可以好好睁大眼睛监督这个政府都在做什么。
        我只是比较笨、我只是比较慢,可是你不可能再骗我第二次了。我虽然很单纯,日子过得很快乐,可是我也要学得聪明一点,不要再被骗。年轻时,我写《流浪记》是在写我十七岁第一次自己坐火车从台东到台北,从台北车站坐出租车到西门町。我问出租车司机多少钱,他说四百块。我那时候不敢问为什么那么贵、不敢跟他讨论,我连问这个问题的能力都没有,我后来才知道我被骗。我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慢慢学,因为我愿意学习,所以我今天才可以站在凯道上面无所畏惧。我没有什么好害怕,我没有什么可以输的了。
       
        巴奈本对民进党很有信心,曾出席“5·20”蔡英文就职典礼
        记者:其实对她(蔡英文)来讲或许已经骗到了,甚至你已经帮她增添了满多光彩。她可以不用再骗你,可是她可以不理你。如果她不理你怎么办?
        巴奈:长久以来“中华民国”政府需要原住民包装时,就邀请我们上台;当他们要牺牲原住民的时候就不熟了。
        记者:这跟过去只要在庆典上面找原住民去唱歌跳舞是一样的。
        巴奈:是啊,他就是把你打趴在地,然后把你抬走。即便她(蔡英文)口口声声说你是她的好朋友,我不会再相信了啦,不用有说法,我们听多了,所以就直接给我们做法。
        记者:但是你们在这里九天了人又那么少,她一直不理你怎么办?
        巴奈:只要守住不被清走,我就不担心。所以我真的很希望路过、方便陪我们夜宿的朋友,请用你的身体来声援我们。因为我们不想被清走之后再回来,我们就变成不理性的人,我们没有要不理性,我们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主流媒体对我们一点也不关爱,这个议题也不讨好。所以我现在也在规划我凯道的第一张专辑,请朋友们帮忙写歌,我要在这里录音。我不知道要出一张、两张还是三张,我都可以做,我就是在这里等。等到我死的那一天还不给 (答案) 的话,看看有谁可以继续等。当然是希望明天就可以回家,对不对?但没有人可以知道。
        记者:如果现在要请你向你的老朋友,包括夷将、包括蔡英文说句话,你想要跟他说什么?
        巴奈:做政府应该做的事,把它做出来。也许我们会从接下来的作法里面再一点一点拾起希望,那就要看你们的作为是什么。就是这样,非常简单。
       
        如今却痛斥不会被蔡英文骗第2次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8 16:3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