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90|回复: 3

[正能量] [原创军旅小说] 《 正统军人正气歌 》(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17: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正统军人 于 2017-5-3 10:56 编辑

                                        侯振谦

                              第一章  姓氏不凡家世贫寒

                              第三节  逃税搬迁定居平山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风土风情。”“天涯何处无芳草,那里土地都养人。”在万恶的旧中国,社会黑暗,吏治混乱,苛捐杂税,战乱频仍,天灾人祸,饥寒交迫,民不聊生,在水深火热与死亡线上挣扎、煎熬的难民、灾民们经常发生大规模的移民迁徙。据说,在唐朝末年黄巢起义时,为躲避战乱,就有数万中原与江南的难民大规模、远距离逃移到北方山西洪洞大槐树下,战乱过后又陆续迁出洪洞县,搬往全国各地。所以,在我国民间就有了:“问我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之说。历朝历代单门独户举家逃难或搬迁到相对较好的地方定居发展的也多有发生。

    听我家父辈们说,在清朝后期朝纲不正昏庸无道腐败盛行,贪官污吏甚多,有些地方官府税赋很重,苛捐杂税名目繁多,就连养猪也都要给官府去进贡纳税,老百姓卖出或杀一头猪必须要上缴一至两块银元作猪头税,就是所谓的交“割头税”。日子过得比较好一点的人家还能交得起这个税,而贫穷困苦的百姓们缺吃少穿,一年省吃俭用辛辛苦苦能养大一头猪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官府与乡绅再让交一两块现大洋就实在是交不起了。在那时候,在盂县马乡里村侯氏家族的我们家这一支脉已经家道中落家业衰败,生活在盂县贫民阶层中的最低层,犹如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一样,生活极度艰难度日如年岁月难熬。

    与河北省交界的的山西省盂县,因县境山峦回合,四周高、中部低,恰如盂形器皿而得名。除了县城地处在低洼盆地之外,周围的大部分乡村大都位于太行山之巅的高原上,山高风大干燥,常年大旱无雨,生活极其艰难,那时候是纯粹靠天吃饭的高山旱区,雨量稀少十年九旱,别说是用水浇地,就连人吃的水都没有,家里吃水都得到几十里地之外低洼处用牲口去往回驮。除了做饭使用以外,供人喝得水就非常少,这里的人们很少能每天都洗脸,也更洗不了澡,就连人们穿的衣服从新到破都没有水来洗,一穿到底一次都不洗。人们说笑话,说盂县人没水洗脸,要想洗脸就是早上起来两个人互相往脸上吐唾沫,然后再用毛巾擦擦就算是洗脸了,这当然是形容盂县的缺水程度来戏说盂县人,绝对不会是真事。

    偶然遇上雨水稍多的年份,人们就在低洼处修建了一些大型的水窖,下大雨时就把雨水拦截收集到水窖里封存起来,先进行沉淀发酵,然后再开启水窖口供人与牲畜饮用。据说,经过发酵的窖水比较干净,人畜饮用后不会或者很少生病。说实在话,水窖水根本不消毒它毕竟很不卫生,但不用这样的水,就别无水可用了,人们就只有靠用水窖水来维持生存了,这里的人从老辈子都是饮用水窖水,实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等储存的水窖水用完了,就得到几十里地之外低洼处找水或买水。

    从现代科学、医学与卫生的角度来说,高山之巅绝对不是适合人类的生存之地。缺水最严重的盂县苌池村解放后好多年都解决不了缺水问题,村民们每人每天只能供应3斤水,除了做饭吃水之外,就没有人喝的水,老百姓生活非常艰难。我们村就有一支姓王的人家,也是在解放以前就从盂县苌池村搬迁而来的。解放以前因极端贫困与缺水生活不下去,从山西盂县逃税或逃难搬迁到邻近的河北平山县的人家为数甚多。1973年我参军下连队在盂县霍树头村开采铝矿时,村里老百姓和我们部队吃的水还都是吃水窖里留存的雨水。

    在旧社会盂县老百姓种得高冈山地全都是旱地,主要是种植玉米、谷子、莜麦、高粱和豆类等一些比较耐旱的杂粮农作物,因为干旱,种了娇嫩的小麦就会绝收颗粒无收,种谷子耐干旱,盂县盛产谷子,富裕一点的人家每逢过年时就用牲口驮着小米过十八盘到河北省边境的村庄或集镇来换一些白面回家吃上几顿白面饺子,穷苦贫寒人家根本就换不起白面,过年就只能吃莜麦面的饺子。穷苦百姓辛辛苦苦一年到头竟然连一顿白面饺子都吃不上,更别想吃白面面条、馒头、包子、烙饼等许多小麦面美食了,这些好东西就连过年都吃不上,连做梦也梦不到,实在是太寒酸、太可怜了!凄惨的日子大人们都受不了,小孩子们就更难养活了,这样的日子还能再有什么过头儿与熬头呢?!穷人的生活都苦到极点了官府还要横征暴敛再来大肆盘剥,养一头猪还要再让交“割头税”,穷人的苦日子就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人们都说是“穷家难舍,故土难离。”那说的是能够养活住人口的故乡热土,人们对于曾经养育过自己的家乡大都有留恋之情,舍不得离开赖以休养生息的故乡热土,这可以说是人之常情;可是对于养活不住人口的故土,就绝对没有什么可再留恋的了。人都有求生的欲望和本能,才能生生不息流传万代,“人挪活树挪死”、“活人不能叫尿憋死”,人老是困在逆境、绝境里,那就得挪动挪动,一挪动就会斗转星移起死回生,一挪动就改写了自己的家族历史。

    “天涯处处有芳草,无须单恋一枝花。”此处不养家,自有养家处。我家先祖在无法继续生存下去极端艰难困苦的生活逆境中,就发扬了一股“为求生路,不怕远逃;艰苦创业,吃苦耐劳;改变家运,忍受煎熬;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的顽强毅力和坚强家风,在穷乡僻壤穷家破业的地方实在是难以再继续生存下去了,也就不再逆来顺受地在水深火热中继续熬煎忍耐下去了。继续忍耐下去就只有继续受穷、永世受苦,永无出头之日,一直到家业衰败满门绝户,而别无任何生路。人总是要求生路谋发展的,只有勇于求生路才能改变现状。

    所以,我家先祖为了一家老小的前途与命运,为了家族的求生之路与长远发展,在事先已经打探找好了搬迁目的地之后,就毅然决然地举家搬迁移徙别处一走了之了。穷人的家也非常好搬,那时候家里除了有两间破房子和几亩高原旱地之外,穷困潦倒家徒四壁,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家产与家当,只有两条破被子、一把粮食以及锅碗瓢盆,也无须象有钱人搬家那样使用车马兴师动众车马劳顿,穷人们逃难时是手提肩挑拉家带口,就星夜兼程昼伏夜出落荒而逃了。

    那时候封建朝廷昏庸无道吏治不严户籍混乱,再加上交通落后行走不便信息闭塞,穷苦百姓只要不犯官事举家逃走也根本无人前来追逃。我们家这一支侯姓的祖上大约是在清朝道光初年1820年前后,我的烈祖父为了逃避盂县官府的“割头税”举家逃离了山西省盂县,翻山越岭长途跋涉了一百多里地,搬迁到税赋相对比较少,既不交纳“割头税”,自然地理条件又相对比较好地毗邻的异省异县的河北省平山县定居下来的。

    虽是毗邻的邻省邻县,我们官道峪村生存条件远比地处太行山之巅的盂县马乡里村要好多了,海拔还不足千米,除了大旱之年外,在平常年景里人畜饮水都不缺,还可以种植天下最好吃的主粮小麦,单论生存环境就比山西盂县要相对优越许多。与我们家同时逃税搬迁的,还有与我家祖上是近股的另一支侯家,他们搬迁到了离官道峪村有五十多里的平山县温塘村。那时候,从山西盂县搬迁到河北平山的人家不在少数。

    官道峪村,是一个历史悠久闻名遐迩的古老山村,在三千多年的悠久历史上,早期居民都有些什么人,村里曾有过什么历史典籍典故,因为年代太久远,又因特大洪水冲走了《村志》史料已经不得而知了。只听说在清朝时村里先期居民有四姓:和家、李家、焦家和张家,和家占尽了天时地利发达成了远近闻名的特大财主,盖了一座楼园,家有几百亩地,其他三家都是和家的佃户,后来都家业衰败最后都陆续地搬迁走了,村里曾留下了他们的墓地与墓碑等物志。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到了清朝后期,我们村曾经是六姓人的天下,当时村里的主要居民还有在平山县首屈一指的和大财主家,剩下的侯家、王家、郭家、傅家与曹家,都是和大财主家的佃户和长工。侯家又分为三股不同家世的侯家,除了我们家这一股侯家是从山西盂县搬迁来之外,另外两股侯家的家世、族源以及迁来时期未考不详,说不定他们也是在不同时期从山西盂县的其他村庄搬迁来的呢。

    我们家从山西盂县搬来之后,既房屋一间地无一垄又举目无亲,也只能租房佃地,给村里的和大财主家雇用当佃户。“天下乌鸦一般黑”,和大财主家也并不是慈善家,也是唯利是图为富不仁,靠苛刻剥削佃户和长工起家与发家暴富的,对于我们村里所有的佃户,财主家都要提取土地出产的一大半农产品作为租佃佣金,剩余一少部分才能留作自家消费,一年下来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只有遇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好年景,家里才能有一点盈余。要想白手起家积攒一定的财物积蓄置房买地创立自己的家业,不经过大几十年几代人艰苦创业辛勤劳动,不奋力打拼和苦挣苦熬那是绝对不行的。

    世事变化,盛衰无常。物极必反,盛极必衰。“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恰巧到了1851年,发生了一场千百万穷苦人民为了生存,为了追求平等公平,为了不当亡国奴,以不惜牺牲的精神发起的一场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太平天国颁布《天朝田亩制度》,废除封建地主土地所有制,顺应农民的愿望,采取“著佃交粮”政策和向农民颁发田凭的措施,实行了“耕者有其田”,在平山境内负有盛名的和大财主家自然就成了这次革命运动的主要目标与对象,和家被太平天国长毛造反的太平军查抄财物火烧楼院满门灭绝了,和家原来所拥有的楼院地盘、供全村佃户长工们租住的所有房屋和田产就都成了村里人们官众的共同财产,都分给了村里的所有佃户和长工们,拜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所赐,村里居民们都成了自给自足的自耕农。我们家祖上也终于在村里有了自己家的脚蹅之地与几亩田地,我家原来租住村东头“武道爷庙”后大槐树旁边和大财主家楼院东边的一个四合院,就归我家所有了,我家就成了我们村里正式的永久性居民了。

    “人多力量大,柴多火焰高”,异地搬迁创业的艰难,使我全家人认识到只有人多才能力量大,那时候我烈祖父膝下有两个儿子,我两个天祖父膝下又各有了三个儿子,刚刚在新的栖身之地拥有了家业,我家祖上祖孙三代12口人就不分家,分别住“东房”、“南房”、“西房”、“北房”,合住一个四合院仍旧都聚在一起过日子。得益于太平天国革命运动分房分地的意外便利,我家祖上在村里才算有了正式的栖身之地,家里的日子才算暂时好过起来了。

    然而,成家犹如用针挑土,败家好似大水推沙,不测风云从天而降,特大洪水毁灭村庄。我家与村里所有佃户们的好日子仅仅才过了不到两年,刚刚拥有的完整家业与整个古老村庄一起,就被咸丰三年不期而至的一场特大洪水一冲而光毁于一旦了,异地搬迁之后我家先祖父子两代打拼了二三十年,又得益于太平天国革命的意外便利,就这样被得而复失了付之东流了。依人盘算没有穷汉,天不作美努力白费,这实在是太令人遗憾之极了!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7: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万恶的旧中国,在水深火热与死亡线上挣扎、煎熬的难民、灾民们经常发生大规模的移民迁徙。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0 23: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栉风沐雨见肝胆,砥砺奋进续华章”。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6: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志英 发表于 2017-3-20 23:15
“栉风沐雨见肝胆,砥砺奋进续华章”。

非常感谢金版主老师给予点评和鼓励!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6-23 02:1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