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73|回复: 3

[热点跟踪] (原创)托养中心49天死20人,该“严厉查处”的到底是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23: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今天新京报报道自闭症少年雷文锋死于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后,曝光出当地同一家托管中心在当地殡仪馆的登记册显示,2017年1月至2月18日,49天内,该所谓的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就高达20人。韶关市政府于今天上午作出回应称,已严厉查处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韶关市政府官网通报中称,今年2月中旬,在发现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存在有托养人员死亡的情况之后,韶关市公安、民政、卫计和新丰县相关方面组成专门工作组迅速开展调查。调查发现练溪托养中心不具备托养条件,民政部门已于3月2日正式取缔该托养中心,对现有733名托养对象进行了妥善安置。(新京报3月20日)

  一个由政府民政部门出资“购买服务”并统筹建立负责收容流浪乞讨等群体的托养中心,竟然在今年初短短的49天内死亡20人,这还不算当地殡仪馆透露的之前该托管中心超高的死亡率,实在是触目惊心,不禁让人想起了当年第三帝国的死亡集中营。

  而这家据报导“一年盈利一两百万元”的托管中心,有去接人的广东省某地救助站工作人员林齐(化名)回忆其所看到了难忘的一幕:二道铁门内的一处隔离区,里面的单个房间约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铺,十几个人睡在上面。厕所也在房间里面,因为没有冲水系统,臭气扑鼻。“感觉就是原来的看守所。”林齐在一份回忆信息上说,托养中心多个地方都存在问题,“2013年还没有消防证,厨房管理不规范,人员活动所偏少,人均可能二三平方米左右。”而按照《指南》中规定:受托机构“托养对象人均建筑面积不小于25㎡,人均居住面积不小于4㎡。”林齐说,他看到屋子内一些人瘦成了皮包骨头,形容枯槁。被他们接回的流浪人员中,有些人脚底浮肿。而据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透露,该站2011年至今共向练溪托养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截至今年3月,6年内死亡近百人。

  在人们的一般印象里,作为收容托管机构,一般都必须有政府民政背景或至少在民政部门的指导下开展工作的社会公益机构,或者说应该是由政府政策指导并负责出资管理的社会服务部门,然而现在出大事了,东窗事发了,人们看到的场景仿佛只是当地政府在查处一个非法经营的企业,仿佛这只是一起单纯的经营性违规事件,于是乎出现了当地政府煞有介事的宣称“调查发现练溪托养中心不具备托养条件,民政部门已于3月2日正式取缔该托养中心,对现有733名托养对象进行了妥善安置”这类奇怪的腔调。

  为什么说奇怪?那么我们在弄清楚某些事实前不妨先来看看这家被媒体曝光的广东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到底是一家什么性质的机构;相关资料显示,练溪托养中心从2010年开始运营,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官网显示,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号为“粤韶新民政字第07021号”,法人代表为罗丽芳;按照当年县民政局与自然人罗丽芳签订的《承包合同》显示,新丰县民政局作为甲方将县福利院接收的外地福利院(救助站等)送来的部分寄养人员转给乙方罗丽芳经营和管理。按照协议,寄养地点定在公安局原看守所,场地租金及其他一切经营费用由乙方负责。另外协议中明确,转移给罗丽芳的所有人员,新丰县民政局按现行供养费每人每月660元人民币中,“提留每人每月50元为局管理费。若供养方增加供养费,按增加额的10%提留作为局的管理费。”六年来,练溪托养中心业务范围逐年扩大,在广州、深圳、东莞、惠州等地中标,获得当地救助站的流浪乞讨人员临时安置服务项目。

  多位知情者回忆,练溪托养中心最初接收的托养人员仅有几十人,2016年时增加到五六百人规模,直至2017年3月被要求整改时,托养人员共733人。2015年开始,练溪托养中心有明显盈利,“一年一两百万以上”。

  显而易见这家托管中心,本身就是在当地民政部门具体组织下设立的一家承包式公益机构,也即所谓“民办非企业单位”,主要资金来源更依赖于政府财政投入,与民政部门救助机构唯一不同的的只是改成了政府委托管理。

  那么很简单,这家托管中心不论是管理不善还是利用托管流乞人员的机会骗取政府财政资金,当地政府都在监管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按照2015年民政部、公安部联合下发的《意见》,对于长期滞留救助站的流乞人员,可由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委托符合条件的公办、民办福利机构或其他社会组织,实行站外托养。应该说,政府建立民营性质的托管中心符合国家政策规定,但与此同时,政府应该承担严格的监管。

  但事实是当地政府承担了自己的监管职责吗?49天内死亡20人的背后,是托管中心一年赢利200万元以上,对应的惨状是被托管人员“瘦成了皮包骨头,形容枯槁”。另一方面,记者调查发现该托管中心内存在大量未成年人,而据民政部、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规定,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应当有别于成年流浪人员,救助保护机构不得将未成年人托养至成年人社会福利机构。也就是说未成年人不得和成年人混合托养,精神残障者也不能和正常人混合托养。而据记者调查,练溪托养中心截止到今年,一直接受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共同托养。那么当地民政部门在职责范围内的各种达标检查和日常监管中,难道真的对此一无所知吗?

  耐人寻味的是,这家表面上看起来并不存在太多“油水”的社会公益机构,数年来却成为利欲熏心者争夺的对象,甚至法人罗丽芳本人都被排斥在外,而真正掌握权力的恰恰是时任新丰县民政局一主要领导安排其侄子李志成,负责托养中心财务工作。即使罗丽芳作为法人代表,也无法接触到托养中心财务工作。2016年8月,李志成退出托养中心,上述民政局领导又安排李伟理与刘秀玉接任李志成的工作。对外则是刘秀玉主管财务。李伟理与刘秀玉是夫妻,李伟理的另一个身份是新丰县司法局政工科科长,财务部负责人李品鑫、中心副主任刘萍都是刘秀玉带来的人,而李品鑫正是刘秀玉的儿子-------

  对一家政府托管的福利机构争权夺利的背后,竟然出现如此官员背景,联想到高死亡率背后的“每年200多万元赢利”,难道当地政府真的能摆脱干系?你现在出大事了,被媒体曝光了,才匆匆忙忙的表示“严厉查处”,诚意几何?事实上在表示“严厉查处”之前,当媒体曝光自闭症患者雷文锋去年底蹊跷死亡的后续消息后,2月17日,新丰县政府网发布情况说明称,“该托养中心并不存在今年还有多人死亡的情况。”。狡辩遮掩的背后,竟然是殡仪馆提供给记者仅仅年初49天内,该托管中心就死亡了20人。试问新丰县政府现在表示正在“严厉查处”,谁又会相信所谓的“严厉”呢?或者说现在已经刑拘的托管中心的四个责任人,说白了就是敷衍了事找几个替罪羊,试图逃避当地政府自身的监管责任来息事宁人。

  实事求是的说,当地政府民政部门出资请民营机构托管相关流乞人员,符合国家相关政策,问题是政府不能因此逃避自身的监管责任。民政局对私人承包的叫托养中心也好,叫福利院也好,都负有监管责任,不能让这些承包人只顾自己赚钱却亏欠甚至虐待了那些需要社会救助的人,说实话本来政府拨款给救助人的生活费也不算太多,而民营机构当然要赚钱,赚多赚少是一回事,受助的人能得到怎样的待遇过着怎样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恐怕广东这家几近吃人的托管中心,从根本上说,责任还在政府,一是投入过少,二是监管不力。

  原本对弱势群体的社会救济或社会福利,是政府承担的公益责任和义务,对于致力于从事公益事业的一些民营机构,政府同样并不能随随便便的象对待市政工程一样向社会发包,恰恰相反一定要选那些心底善良的人、热衷于公益事业的人承包才行,这并非难事;更重要的是不论谁在做,政府的监管要到位,这是政府责无旁贷的责任,也是以人为本的基本良心体现。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发表于 2017-3-21 09: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责任还在政府,一是投入过少,二是监管不力。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1 13: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更重要的是不论谁在做,政府的监管要到位,这是政府责无旁贷的责任,也是以人为本的基本良心体现。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2 08: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耸人听闻啊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3-30 12:5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