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64|回复: 1

[民生] 南瓜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20: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秋华旻朔 于 2017-4-21 20:08 编辑

南瓜花
    周日回老家,和母亲聊着天,偶然看到了母亲挂在门旁的玻璃罐罐,我知道想必那是南瓜的种子,还有长豆角、香菜、黄瓜、丝瓜的种子,母亲从去年就开始收集了,贮藏在这个玻璃瓶子里。窗户台上,那些用纸包着搁在通风的窗棂上的也是各种蔬菜的种子。开春了,等到合适播种的日子,母亲会在墙头下,不失时机地种上丝瓜或者南瓜,下面撒上韭菜或者香菜。
    忽然就想起南瓜花。
    小时农村是没有人家专门养花的,一个是没有闲时间,另一个也没有那个必要。村头田边,一年四季都有泼泼辣辣的瓜果蔬菜花次第开放。先有满地的福绵秧和节节草,在开得热烈时便翻在泥土下,当作肥料,惋惜得让人心痛。然后有娇黄无比,大片大片美丽得无以复加的油菜花,那种美丽,是可以让人窒息的。紧接着是墙角屋边的桃、李、梨,这是春天。夏天,紫的是茄子花、扁豆花,黄的是丝瓜花、向日葵、南瓜花,火红火红的石榴花。秋初,大片的棉花有开得如雪一般,而当作篱笆的荆棘花、豆角花又将农家小院氤氲成一个美丽的梦境……这些,都是叫得出名字的花,而沟旁路畔,野花挨着脚长,四季不断,根本没有人去眷顾一下,但一到时令,所有叫不出名字的花和叫得出名字的花一起争先恐后次第开放。
    因为多,对各种花并不觉得应该珍惜,特别是丑陋的。比如南瓜花。南瓜花的花蕾如酒盅大小,完全开放时便如碗口了。单个看,其实不乏美丽:娇黄的在盛夏的烈日下开放,四周花瓣柔软下垂,露出娇羞的花蕊,与丝瓜花极相似。花有两种,一种是雄花,还有一种花蒂处有一个小小的南瓜雏形,叫雌花。我们都不喜欢,觉得它丑陋,与油菜花、桃、李相比,失了娇艳,所以也不让人痛惜了。农村小孩子不会掐油菜花、桃花,但随手扯一片南瓜花便很常见,当然是雄花,大人见了也不骂,有时他们也摘,将雄花掐下,在雌花上拍几下,便扔,一点也不可惜。
    每天早晨,八九点钟的时候,是南瓜花最灿烂最嘹亮的是时刻。绿汪汪的藤蔓,仿佛手挽着手,组成朴素的背景。南瓜花,以一种高蹈的姿势,吸引着我的目光。到中午时分,南瓜花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总让我想起村子里那些不惜力气的吹鼓手,声音嘶哑了,可是,还没有停歇的意思。直到夜幕降临,直到睡眠将我听觉的甬道完完全全堵塞了,我才听不见南瓜花的声音。我想,它们大概也睡着了吧。
    将南瓜花比喻为唢呐,我相信,没有人不认为妥贴的,其形状,其颜色,大体一致,几乎再也找不出第二者。因为羡慕,我常常将南瓜花摘下来,作吹奏的样子。正怡然自得,不料却迎头遭到母亲的叱骂。为一日三餐操劳的母亲,最担心的就是秋后的收成。小时候,我却不能理解母亲的苦衷,总是撒腿就跑,然后,屡教不解地重复上面的错误。有时候不退不缩,理直气壮地反诘母亲,你不也将南瓜花摘下来吗?其时,母亲的手中正紧攥着一把粲然盛开的南瓜花。
    是啊,母亲也有摘花的时候。所不同的是,我是盲目的,全凭对某朵花的兴趣,而母亲则有所选择,有明确的针对性。母亲手中紧攥着的是清一色的雄性的南瓜花。母亲恨它们,因为它们的挑逗,那些雌性的南瓜花才不听话,心不在焉,无法收敛,不愿意循规蹈距地结出让母亲欢天喜地的个儿大大的南瓜来。不仅仅是母亲,几乎全村子的人都这么认为,仿佛秋天的歉收,全都是那些雄花惹的祸。其实,没有雄花哪来的果实呢?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令人费解的是,这种明摆着的以讹传讹的现象,在生活中总是屡见不鲜。
    南瓜可当菜,也可当饭。小时家里没零食,嘴馋时,母亲便在中午煮一大锅南瓜绿豆汤,放上糖精,午觉睡醒后吃,那时最美味的点心。但南瓜还是贱,肥沃的田地,那是豌豆、稻、菜,甚至是冬瓜、西瓜的领地。南瓜种在乱石边,特别是乱坟岗上。与许多杂草一起,如草绳一般的瓜蔓随意地爬着,大而有刺的叶子肆意地铺着。
    母亲便常将南瓜种在那个乱坟上。那是一个独立的大坟,已没有了墓碑,西侧还有一个大洞,黑黝黝的。洞口被长长的茅草覆盖着,有人曾掏出过白骨,更有甚者,有一位外乡的捕蛇者从中钩出了一条扁担长的大蛇。这些无疑是令人胆战心惊的。而南瓜不怕。每年它都在那里挂好多的青南瓜、黄南瓜。但我们都讨厌去那边摘,迫于母亲的质骂,每次都硬着头皮去,每次都怀疑在每一片丑陋的叶子下都横卧着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怀疑在每依次转身后均有一双白森森的手。于是南瓜再美味,在童年也是最丑陋的了。
    如今,家乡很少种南瓜了。所有的荒地,甚至好田,都填了盖房,然后租给外地人。市场上的南瓜木呐地推放着,不会说话。再也见不到泼辣的南瓜花了,再也见不到什么也不怕的南瓜蔓了。
    南瓜花、丝瓜花在众花之中虽然算不得娇艳,不及桂花和茉莉花的浓郁,不及月季花的芬芳,但那满院摇曳的花朵和累累的瓜果,对乡下人来说却是灶间的炊烟,是腹中的温饱,是生命一代代延续的迹象,更是心中金灿灿的希望。不记得从哪里看到的了,“人随风过,自在花开花又落……”诗情之外,是“入秋丝瓜女人菜”的朴素无华。在那些少米缺盐的日子里,是它们给农家的生活带来真实的饭香。
    岁月流逝,时光已远,时至今天,留在我记忆里挥之不去的,仍然是这些不起眼的瓜果花。它们开放在太阳底下的茁壮花朵,在我一回头的瞬间,总能给我带来一种悠远的景致,带来一缕淡淡的感伤。(作者:李瑞华  济宁市梁山县国土资源局驻大路口乡吕那里驻村干部 2017年4月21日于水泊梁山文竹居)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0: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它们开放在太阳底下的茁壮花朵,在我一回头的瞬间,总能给我带来一种悠远的景致,带来一缕淡淡的感伤。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4-29 11:4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