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46|回复: 0

村上有个铁匠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 21: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臧林村西北弄堂有一个铁匠铺,老辈人说那是在公私合营时拆掉一家富农宅子旧址上盖的。盖铁匠铺所用的材料也大多是从原房子拆下来的,能看得出来,那屋子的房梁、窗框等处都还是有大宅的气派。全村及临近村庄的几乎所有铁农具都在这个房子里“出炉”的。   

  铁匠铺占街西两间屋及里屋一间房,大约60多平米,中间没有隔断。地上乱七八糟堆放着一堆废铁,还有一大桶清水。地中间是一块大砧铁,放在一个半米高的木墩上,锻造所有东西都要在砧铁上锤打。靠北墙西侧是一座敞口的炉子,烟囱从屋顶穿出。炉子的外边是一个风箱,风道防此疾的食方与炉子底部相通,炉子中间的“篦子”上生着一堆炭火。被烟火熏黑的墙上,挂满了打造好的铁器,铁铲、火钳、钉钯、锄头、镰刀、铁锹,沉甸甸的,静默无语。   

  每天晌午,铁匠铺里准时响起“呱嗒呱嗒”的风箱声和“叮叮当当”的锤声,炉子里那束淡蓝色的火苗随风跳跃着,像是在舞蹈。铁匠铺里一共有四个铁匠,他们有明确的分工,一个主锤,一个副锤,一个帮手,一个学徒工。帮手负责烧火、打杂,有时也兼做副锤的替身。主锤也叫掌钳的(技术水平比较高,也是领头的,类似于现在工厂里的班组长)叫储金生,50多岁,头发花白,性格内向,有30几年的铁匠“工龄”了;唐锁林是副锤,家就住铺子隔壁,打铁力气特别大,平时一脸严肃;储云洲专管拉风箱看火候的,国字脸,黄头发,总是有说有笑、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听说他以前念过私塾,肚里有些“墨水”,至于有学问为什么还干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铁匠,就无从知晓了。还有一个学徒工储文斌,专门管“支炉子”和打杂,村里人都叫他“小炉匠”,他儿子是我小学同学,“拖鼻涕朋友”。   

  夏日里,天气炎热,围着火炉转的铁匠们汗如雨下。云洲师傅左手拉动风箱,风箱拉杆下边的进风挡板“呱嗒呱嗒”响,产生的风把煤炭火吹得很旺;右手持一把长柄钳子,时不时的翻着旺火中正在煅烧的铁坨,旺火把师傅的脸映照得通红,汗水顺着额头连串式的往下滴,落在火炭上,发出“嗤嗤”的响声。只见他用铁钳子熟练地夹住铁钎,从火炉里拽出来,放到铁砧上;金生老铁匠早就候在一旁,一语不发,立马开始一下一下埋头敲打起来,筋骨沧桑的手背上,疤痕叠着疤痕,紫红的,酱紫的,褐色的,深深浅浅。副锤也随之默问下右脸上有几处小小的白块是什么东西契地挥起铁锤,重重地甩了下去,于是火花四溅,“叮叮当当”的声音在老街响了起来。他们一般都只穿一条大裤衩,戴一条猪皮大围裙把前半身遮住,两脚背部也都绑上厚胶布遮挡,防止锤打锻件时被飞溅的铁沫烫伤。   

  俗话称,世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打铁是个苦活,也是技术活,打铁时,主锤手握小治疗皮炎效果好的药是什么锤,小锤扁平,呈直角梯形状,很轻,主锤打铁时不用很大力,主要是用来掌握方向和力度的,指挥着副锤打,小锤点到哪里,副锤就砸到哪里,小锤示意用力副锤就用力,小锤示意轻砸,副锤就轻砸,起个“点到为止”的作用。烧铁的时间和打制的时机都要凭经验判断,铁器成形后,为了使其更加坚固,还要进行淬火,把红热的铁器直接浸入冷水中,蒸汽散尽,就变成了青灰色,可以直接打磨了。打磨这一道最关键的细活就由主锤来完成了。那个时候铁匠铺里主要是打造和修补农地“四大样”——锄、镰、镢、犁,还有菜刀、剪刀、铁钩子等生活用品。   

  打铁时,村里的一些老人会围拢过来抽烟聊天,我们这些小孩子放了学后也愿意到那里去玩。我尤其喜欢看打铁时乱迸的火星和彤红的铁具放入水中淬火的场景,喜欢听打铁时发出的那清脆且很有节奏的“叮当、叮当、叮叮当”的声音。那年代童年的玩具非常少,我有一块从家里的旧广播器上拆下来的吸铁石,喜欢拿着它到铁匠铺吸那些散落在地上和迸进土里的铁末子,吸铁石吸满后就捋到口袋里,拿回家放到一个小盒子里,没事时就倒出来吸着玩,感觉十分有趣。编辑评语亲爱的作者,欢迎进入红袖投稿,希望以后注意:段首请空两格,已帮您排版好。最好一次性就排版好,多次修改,后台短时间内不显示。可自行百度“自动排版工具”,将正文在排版工具中排好后再复制粘贴到红袖的文本框里。     期待佳作。(编辑留)
理性思考,文明发表,传播正能量,做中国好网民,为中国梦添砖加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和平论坛|专家博客|小黑屋|帮助|中国网互动中心 ( 京ICP证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邮编:100089 | 传真:010-88828190、88828200 )  

GMT+8, 2017-5-25 16:5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